【訪談】:《廉政風雲》導演麥兆輝:揭開香港廉政公署神秘面紗

 

 

拍過《無間道》系列、《竊聽風雲》系列的香港名導演麥兆輝,為電影《廉政風雲:煙幕》來台灣宣傳的時候,跟許多影評人碰面,我有幸也受邀參與,訪談之中,他談到香港最神秘的「特務組織」廉政公署,也談到影帝張家輝到底有多「難搞」,還自己爆料,說出他和香港影后袁詠儀之間「不為人知的關係」,以及更多的電影拍攝秘辛,以下是訪談紀錄。

 

 


◎導演麥兆輝(左)與影評人馬來魔合影

 

 

◎第一次跟張家輝合作,卻認為他超級難搞?

 

《廉政風雲》預計會拍成三部曲,目前的《廉政風雲:煙幕》是第一部,之後還會有《黑幕》以及《內幕》,而男主角劉青雲已經是導演的老搭檔,倒是影帝張家輝竟然是第一次合作,但很多幕後人員一聽到導演要找張家輝合作,都紛紛警告「張家輝很難搞,根本是片場的問題兒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張家輝揣摩角色異常認真,劇本上面都會作出滿滿的字條,標記這個角色的性格、背景,遇到導演一開口就提問,而且問的全是關於這個角色的問題,甚至常常把很多導演都問倒,所以才會有人覺得他「真的很麻煩」,但是麥兆輝反而很樂意招架,因為他不但是這部電影的導演,同時也是編劇,可以跟演員深入的討論演技的問題,而且他認為演員一定要對角色認識得夠深入,才知道怎麼演,所以其實張家輝的「麻煩」反而證明他真的是一個願意做功課的好演員,能夠得到影帝,真的不是浪得虛名!

 

 

◎找袁詠儀客串反派角色,導演卻承認和她有「特殊關係」?

 

麥兆輝當時寫了一場法庭戲,裡面的其中一個被告,就是貪污的女海關,戲份不多,只有兩場戲,寫完這個劇本以後,導演決定找袁詠儀來演出,因為她跟劉青雲合作過經典愛情電影《新不了情》,如果那麼多年以後,她可以回來客串一個角色,但又是一個反派,你就會看到兩個《新不了情》裡面相愛的人,如今變成是對立的關係,這應該會很有趣,而袁詠儀竟然也不計戲份,願意演出,原來是因為導演的「特殊關係」。

 

導演在訪談當中透露一件事情,就是袁詠儀其實是他的表妹!因為麥兆輝導演的媽媽叫袁詠儀的爸爸作「表弟」,所以兩家人是遠親關係,導演說:「小時候我們是一起住在警察宿舍,雙方父親都是警察,而且袁詠儀也叫麥媽媽乾媽」。麥兆輝透露,自己私底下很怕這位表妹,「因為她是一個很吵的人,而且常常罵我」(這句話不要給袁詠儀聽到啊~)

 

 

◎走出「票房最差導演」陰霾,創造無數經典

 

麥兆輝與莊文強,是影壇熟知的編導搭檔,麥兆輝回想兩人第一次相遇,是1995年,當時他擔任電影《歡樂時光》的副導演,莊文強負責剪輯預告,後來麥兆輝成為導演,剛好缺一個編劇,就找了莊文強,兩人一直合作到現在。

 

麥兆輝形容莊文強是一個「寫劇本速度奇快無比的高手」,但是兩人第一次合作,是2000年的《願望樹》,卻成為香港年度票房毒藥,但是麥兆輝仍然堅持在這條路上,並且在隔年就創造出《無間道》,成為票房、口碑、獎項的大贏家,甚至對香港警匪電影造成非常深遠的影響,如今他再次拍攝警察相關主題的電影,卻以廉政公署來當成素材,原因竟然跟他的家庭背景有關。

 

 

◎出身警察家庭,親眼見證這些故事

 

麥兆輝從小在警察家庭長大,他的父親是警察,所以他們家是住在警察宿舍,回憶70年代,警界貪汙問題嚴重,香港政府成立廉政公署,接連偵破大型貪汙案,甚至有總警司等級的警界高層因為貪污而下台,當時麥兆輝還是小孩子,卻親眼看到廉政公署成立之後,許多警察人心惶惶,有人開始酗酒,有人終日緊張兮兮,甚至在半夜的時候聽到槍聲,原來是有警察舉槍自盡!

 

後來,有大量的警察包圍廉政公署,宣洩對廉政公署的不滿,造成一連串的「廉警衝突」,所以香港政府就在這個時期畫下一條線,以前的貪汙案件自此不再追究,但是以後再貪汙,就絕對嚴辦,從此以後,整個警界的風氣終於獲得整頓,這是導演在小時候的家庭環境裡面,親身經歷的事情,他說:「如果沒有廉政公署,就不會有現在的香港」!

 

 

◎田野調查,深入內幕,甚至被警告「不要再查下去」

 

關於《廉政風雲》的籌劃過程,還有一個故事。時間是在2003年,當時香港有一個新聞,是廉政公署控告一個菸草公司賄賂海關,走私香菸,有一個新加坡的汙點證人願意出庭作證,卻在出庭之前在新加坡被三個香港人殺死,新加坡政府從出入境紀錄找到這三個香港人,讓他們回到香港坐牢,但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講出是誰叫他們去殺人滅口!

 

導演一看到這個新聞,認為很適合當成電影素材,於是花了一年時間做田野調查,終於找到一個走私香菸的人,沒想到在詢問這個案件內情的時候,對方意味深長的說:「走私香菸的生意每年大概有幾十億的產值,牽涉那麼多錢,才會殺人,現在人都死了,你最好不要再問這件事情」!導演說:「從這個時候,我就知道這個門關起來了,我再也沒有方法可以知道當年的這件事情到底有什麼內幕」,原本這個電影計畫就這樣被擱置,沒想到廉政公署卻自己找上門來。

 

 

◎親自踏入這個最神秘的「特務組織」,連導演都感到嘆為觀止

 

廉政公署是出了名的神秘組織,一般人很難接觸到內部,但是有一天,這個神秘組織竟然主動打電話給麥兆輝,原來是希望麥兆輝能夠發揮導演長才,把一些已經破案的案件拍成電視劇,給社會大眾作警惕,也因為這個機會,讓導演可以親自進入廉政公署去做洽談,過程之中也見識到他們非常嚴謹的辦事風格,雖然後來電視劇因為時間因素以及創作理念因素而沒有拍成,但也因為終於接觸到廉政公署,可以考察到更多資料,也因而促成《廉政風雲》的誕生。

 

說到親身走訪廉政公署的經歷,導演表示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車子一開進門口,就被前後兩塊鋼板給擋住,除非他們放行,否則你動彈不得,必須核對證件和車號之後才能解除封鎖,正式放你進去,電梯裡面甚至沒有樓層按鈕,只能依照工作人員的權限,放入門卡,依照級別來規定你可以到哪幾個樓層,級別比較低的工作人員只能到大廳、餐廳,以及自己工作的地方,不能去其他樓層,級別高的人才可以到比較多的樓層,導演戲稱,這根本就是「特務機關」!

 

 

◎「神秘」變成最好的武器,讓廉政公署破案率奇高

 

麥兆輝表示,廉政公署是一個很封閉的組織,他的成員很少,總共大概只有一千多人,但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分,在我們的生活周遭,沒有人認識在廉政公署上班的人,即使有人知道有朋友是廉政公署,但那個朋友後來也都會變得很少碰面,而要進入廉政公署工作的人,通常都是孤獨、可獨立工作、社交圈子很小,最重要的是保密能力很高,也因為工作背景特殊,所以只能跟內部的人發展人際關係,這讓廉政公署成為所有香港政府單位裡面內部通婚率最高的一個部門,但是內部離婚率也很高。

 

此外,廉政公署是一個破案率很高的單位,每次他們把嫌疑犯帶回來,在問話的過程中,有百分之80以上的人都會直接把真相說出來,他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但有一種說法,是他們多年來都建立一個很神祕的形象,這個神秘的形象會給被盤問的人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讓他們很難去隱瞞事實,犯罪的人看到廉政公署,腿都軟了!

 

 

◎廉政公署從來不開槍,所以這部電影沒有槍戰場面

 

麥兆輝在正式接觸到廉政公署,並且掌握到相關的材料之後,終於可以正式啟動這個故事,而當初那個走私香菸的事情,已經變成是一個次要的故事背景,最重要的就是開始可以描述廉政公署裡面這些很神秘的人物,也讓整部電影變成類似《無間道》的心理戰路線,而不是傳統的警匪動作路線。

 

槍戰場面是香港警匪電影的招牌,但這次不拍攝槍戰場面,並不是故意跟主流唱反調,而是導演在實地訪查之後,知道廉政公署雖然也有開槍的訓練,但通常辦案都不會帶槍,甚至從來沒有開過槍,因為他們對付的不是殺人犯,也不是黑社會,根本沒機會開槍,所以這部以廉政公署當作素材的電影,將看不到動作場面,也看不到槍戰,導演認為「真正的危險,是來自人性」!

 

 

◎透過電影,探討法律與道德的界線

 

片中張家輝的角色,是一個會計師,會寫出這個角色,跟導演本身的生活背景有關。導演有一個比他大四歲的哥哥,到英國留學回來以後,就開始擔任會計師,但只做了兩年,就離開會計師的職務,轉行當警察,後來他問哥哥原因,哥哥回答:「我學會計的時候,是在學習用數字去解決問題,可是真正成為會計師的時候,卻必須用數字去隱藏問題,雖然沒犯法,卻是騙人,因此拒絕再繼續做下去」,聽完哥哥的一番話,讓導演覺得很震撼,而且也充滿感慨。

 

導演認為,他哥哥的遭遇,就是這一整個時代的問題,「我們一直有黑與白中間的一條線,這條線叫做法律,但在法律這條線以下,我們有一些不能做的事情,那是一個很基本的道德標準,但是一直有一個灰色地帶,讓這個道德標準一直往下拉,拉出一個曖昧不明的模糊空間,以前不會做、不能做的事情,現在變成「反正不犯法,所以沒關係」,而我們的教育只是教你變成一個成功的人,但你是不是個好人似乎變得沒有關係,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而他對法律與道德的一番感觸,也放進電影當中,透過劇情,希望帶給觀眾更多省思。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