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樓下的房客】:台灣難得一見的黑暗獵奇電影

    《樓下的房客》是九把刀最有名的小說之一,當年在看這本小說的時候,我就覺得有拍成電影的潛力,問題是題材這麼特殊,誰敢嘗試?以目前這個時代來說,台灣的政府單位對於電影題材的干涉與限制是比較少的,多數題材都不會不能拍,問題在於不敢拍,所以台灣雖然有過情色、驚悚、殘殺題材,但始終不成氣候,如今終於有人有敢將《樓下的房客》搬上大銀幕,是令人興奮的事情,因為長期將保守觀念當作神主牌...
【樓下的房客】:台灣難得一見的黑暗獵奇電影

【極樂宿舍】:長大之前的熱血旅程

  導演林世勇善於發掘年輕世代相關議題,成名作《BBS鄉民的正義》用動畫結合真人演出的方式,對網路霸凌現象提出反省,如今的《極樂宿舍》用偶像劇元素、漫畫元素,加上《美國派》(American Pie)的黃色喜劇元素,呈現台灣大學生的感情、生活、理想和煩惱,有些關於精液、糞便等「排泄物笑話」能不能讓你笑出來,或許見仁見智,但是對於網路語言的拿捏,可以看得出融入與尊重,不是只有把流行文化拿來...
【極樂宿舍】:長大之前的熱血旅程

【六弄咖啡館】:美麗與惆悵的青春詩篇

  校園青春故事永遠不會退流行,而且沒有年齡限制,共鳴度很高,因為正常來說,每個人都當過學生,也都經歷過年輕歲月,所以永遠都能夠從劇情裡面找到某些情感投射,回憶起屬於自己的那段時光。《六弄咖啡館》裡面有句台詞:「每個人都有類似的青春,卻有不一樣的人生」,而當我們經歷了不一樣的人生之後,再透過這些故事來回味青春,感覺格外甜美。
【六弄咖啡館】:美麗與惆悵的青春詩篇

【小孩】:一不小心就能當父母了,還算小孩嗎?

《小孩》是一個很直接的片名,但是擁有雙重涵義,第一層涵義,是這些年紀很輕就意外生下小孩的人,究竟該如何面對提早結束的青春,以及接下來的複雜問題,第二層涵義,就是這些年紀輕輕就生下小孩的人,其實本身也就只是小孩而已。整個故事的主軸設定在「未成年懷孕」之後所產生的問題,但真正的問題或許不在於他們的年齡,而是在於現實環境的殘酷。
【小孩】:一不小心就能當父母了,還算小孩嗎?

【失控謊言】:台灣難得一見的懸疑驚悚電影

(女主角陳庭妮與影評人馬來魔合影,感謝陳庭妮配合拍照)   台灣電影長期處在一個不夠健全的環境,在資金、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可以做的類型其實是很少的,難怪你看來看去都是那幾種類型,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像魏德聖一樣去拍大成本的史詩片,或者像蔡岳勳一樣去拍高規格的警匪動作片,在大製作的電影只能偶爾為之,而且承擔極大風險的情況下,中小型規模的電影似乎已成台灣電影「安全牌」,但你不要以為台灣只有...
【失控謊言】:台灣難得一見的懸疑驚悚電影

【五星級魚干女】:歡樂溫泉鄉

  台灣導演林孝謙之前拍過《街角的小王子》、《與愛別離》都是比較感性的作品,這次從文青變諧星,《五星級魚干女》嘗試誇張喜劇路線,成為他最「跳Tone」,但也突破最大的作品,電影當中創造的流行語彙和無厘頭搞笑動作,看起來有幾分周星馳的神韻,在瘋狂當中又帶著一點人情味,也有日本鬼才導演三谷幸喜的味道。
【五星級魚干女】:歡樂溫泉鄉

【我們的那時此刻】:多少回憶,湧上心頭

  楊力州是台灣紀錄片的天王導演,他的作品可以得獎,可以賣座,也可以讓上映廳數直逼好萊塢電影,這麼多的輝煌紀錄,在台灣紀錄片界大概無人能出其右。在金馬獎五十週年的時候,他受邀拍攝一部關於金馬獎五十年發展歷史的紀錄片,名為《那時此刻》,在金馬影展上播放完畢之後,他不願意讓這部電影的意義只有為金馬獎服務而已,所以在重新改裝與調整之後,如今正式登上院線,改名為《我們的那時此刻》。這片名其實別具...
【我們的那時此刻】:多少回憶,湧上心頭

【大尾鱸鰻2】:台灣通俗文化的巧妙融合

  每段時期,都有賀歲片代表人物,如果早期的過年一定要看成龍、周星馳,近幾年的過年如果不看豬哥亮,那就不像是在過年,「豬哥亮」三個字,就等於是賀歲片的代名詞。
【大尾鱸鰻2】:台灣通俗文化的巧妙融合

【人生按個讚】: 即使衰到爆,也總是會有好事發生

*胡瓜、白冰冰與影評人馬來魔合影(感謝他們抽空配合拍照)   近期的台灣賀歲片大打本土牌,可能會有重複性太高的問題,但話說回來,過年本來就是重複性非常高的一件事情,所有的年節習俗每年都會重複一次,不重複就沒氣氛了,所以過年會喜歡作的事情、會習慣看到的東西,自然而然的放進一部過年看的電影,即使老梗,也都是合情合理。
【人生按個讚】: 即使衰到爆,也總是會有好事發生

【神廚】:料理,是情感的傳承

  華人世界的賀歲電影起源於香港,隨著8、90年代港片崛起而興盛,又隨著90年代中後期港片的沒落而式微,如今世代交替,雖然香港依然有賀歲片,卻很難在過年期間進入台灣,對於近幾年的台灣觀眾來說,台灣本土題材的賀歲片幾乎已成為過年期間的唯一選擇,馮凱導演的《陣頭》在2012年以本土賀歲片的黑馬之姿,飆出3.17億的票房奇蹟,如今蟄伏四年再度出擊的《神廚》再度瞄準賀歲檔,是一部充滿精確算計、為...
【神廚】:料理,是情感的傳承

【紅衣小女孩】:超驚嚇!台灣恐怖電影大突破

    鬼片是歷久彌新的電影類型,但各地區的狀況有所不同,大陸因為保守封閉的審批制度,導致無法有鬼片存在(即使有鬼片也不能出現鬼,最後一定要說是幻覺才能符合審批制度,成為一個相當有趣的怪現象),香港那有點簡陋的鬼片拍法似乎也不一定符合台灣觀眾胃口,而美國那種血腥暴力的鬼怪片似乎已經被歸到另外一種類型,至於「鬼片大國」日本近期的鬼片型態開始自我重複,難有突破,而泰國鬼片最近開始走...
【紅衣小女孩】:超驚嚇!台灣恐怖電影大突破

【刺客聶隱娘】:看不懂,也沒有關係

  我在網路上說:我看不太懂《刺客聶隱娘》,一位網友神回覆:「就是這樣才會得獎啊」!這句話似乎說明了一切,也為這部電影作出精準定位。
【刺客聶隱娘】:看不懂,也沒有關係

【破風】:不是從不失敗,而是從不妥協

  《破風》這個片名曾經被不明所以的人認為是台語裡面「輪子破掉」的意思,並質疑「破風、破輪如何展翅?」事實上,片名《破風》指的不是輪子破掉,而是自行車比賽裡面很重要的位置,名為「破風手」,他們走在車隊最前面,替負責衝刺的「衝線手」擋掉路程上的風阻,讓他保留體力作最後衝刺。破風手的另一工作是誘敵,可以突然加速拋離對手,敵方不想被拉開距離,也會派破風手迎戰,如果比賽期間有任何變數,破風手的經...
【破風】:不是從不失敗,而是從不妥協

【舞鬥】:類型片的文化沙漠

  導演何平在1997年的《國道封閉》,號稱是「台灣第一部公路電影」,沒辦法證明台灣也會拍公路電影,反而證明台灣對於類型電影的慢半拍,已落後國際一大截。如今同一位導演的《舞鬥》終於不再號稱是「台灣第一部街舞電影」,因為在他之前,就有另一部台灣舞蹈電影《舞力四射》比他早上映,但是跟《舞力四射》那部「災難片」比起來,《舞鬥》雖然很「災難」,但還好不算太「災難」,至少有一個墊背的,但也沒有好到...
【舞鬥】:類型片的文化沙漠

【大囍臨門】:民俗喜慶的意義

  戀愛是美好的事情,但是結婚是麻煩的事情,因為戀愛是兩個人的事,但是結婚是兩家人的事,如果雙方橋不攏,問題就嚴重了!所以「辦喜事」是學問,也是藝術,尤其是華人社會,習俗和規矩特別多,要把喜事辦好,更是大工程。賀歲電影《大囍臨門》把辦喜事的繁瑣過程變成喜劇題材,許多只有長輩才知道的傳統禮俗,在電影裡面一次攤開來給你看,對於年輕觀眾而言,可以說是開了眼界,也是另外一種層面的「寓教於樂」。
【大囍臨門】:民俗喜慶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