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恐懼的年代

 

 

馬來魔影評:《返校》(Detention)

◎【一言以蔽之】:恐怖故事結合時代議題,充滿歷史意義的台灣電影

 

 

 

2017年,台灣年輕團隊「赤燭」所推出的驚悚遊戲《返校》,透過台灣戒嚴時期的黑暗歷史背景,以及主人翁的解謎過程,重新呈現那個充滿恐懼的年代,如今改編成電影版本,由李烈監製,本身也是電玩粉絲的金鐘導演徐漢強執導,這是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也是台灣第一部遊戲改編電影,白色恐怖時期的故事背景,更是重新翻開台灣近代史上相當不堪回首的往事,片中台詞「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猶如當頭棒喝,提醒我們莫忘歷史教訓,走過那樣的時代,你才知道自由是多麼得來不易。

 

 

◎電玩遊戲轉化成電影架構,完成最艱難的改編任務

 

我本身沒有玩過電玩版本,所以無法分析電玩版本和電影版本的差異,但以一個對故事全然陌生的角度來觀看電影版本,竟然沒有理解上的障礙,而且可以感受到整部電影結構嚴謹,將原本那些關卡式、捲軸式的電玩架構,成功轉化成一部電影應該有的起承轉合,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即使沒玩過這個電玩,但也應該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電玩的結構是「主動式」的讓玩家參與其中,透過找線索、解謎,或者解決事件來突破關卡,但是電影必須是「被動式」的結構,觀眾無法參與其中,也無法改變劇情發展,只能被動接受角色背景,人物行為動機,以及一連串的事件對角色的影響,也因為電玩跟電影是完全相反的敘事邏輯,所以電玩轉化成電影才會難度這麼高,一不小心就會變得結構破碎,沒想到就連好萊塢都常常碰壁的電玩改編電影,竟然可以在台灣做得這麼成功,這是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

 

 

◎不是沒有缺點,但是瑕不掩瑜,是台灣難得一見的多元類型電影

 

台灣電影很容易變成同溫層互相取暖,整個電影業界互相加油打氣,本來無可厚非,但如果過頭,就會變成一小群人關起門來自得其樂,這樣並不會讓你進步,所以我在電影圈的同溫層看到一大堆好評的時候,其實是持保留態度,自己實際去看過之後,撇開同溫層那近乎造神的拉抬聲勢,我還是要客觀的說出優缺點,才有意義。

 

以我認知的小缺點來說,其實我不知道這對電玩迷而言是不是缺點,因為我沒玩過電玩版本,所以我不確定電玩是否就是如此,但以電影來說,前半段過於「超現實」,描述男女主角因為不明原因掉進如同異世界的校園,遇到一大堆的鬼怪,但因為整個情境一看就知道如夢似幻,很不真實,所以劇中人即使遇到危險,在缺乏帶入感的情境之下,像我這種看恐怖片看到「身經百戰」的觀眾,自然也不太會感到緊張,頂多是被音效嚇到,因為這擺明就是幻境,比較像是一場醒不過來的惡夢,看到中間就猜到誰是鬼了,劇情實在也蠻好猜的!

 

 

電影以章回式的結構,分解成三段,第一段「惡夢」是一個開頭引言,第二段「告密者」開始揭密,進入重點式的劇情轉折,第三段「活下來的人」導向一個令人悲傷又充滿感觸的結尾,後半段劇情從幻境逐漸拉回現實之後,開始漸入佳境,結局那場穿越幾十年的重逢,更是擺明要你落淚。

 

整體來說,本片雖然不是沒有缺點,但是結構完整,穩紮穩打,越到後面越能夠聚焦,而且將靈異恐怖、懸疑驚悚,加上歷史悲劇,更從中帶出時代議題,多元化的企圖心,讓他成為一部非常成功的「混類型」電影。基本上,台灣的類型電影才剛剛起步,一種類型都搞不定了,如今一個新手電影導演竟然大膽嘗試多元混搭類型,而且成果還相當流暢,可圈可點,真的非常不容易。

 

 

◎新生代演員顏值高,表現出色

 

整部電影除了美術、特效都有看頭之外,選角也很成功,女主角王淨有著美麗脫俗的外表,加上略帶悲傷的輕柔嗓音,演起來楚楚可憐,格外迷人,即使這個角色在片中做了那麼不可挽回的事情,我們都還是可以理解她的心情,而且對她的遭遇感到遺憾與惋惜,男主角曾敬驊的演出平穩而且自信,看不出是第一次演電影,台灣不斷出現這種外型和演技都有水準的新生代演員,是令人興奮的事情,但台灣「一片明星」有很多(看看那可憐的柯震東),所以一兩部片紅了以後,請務必維持謙虛,不要歪掉,前途才會更加分!

 

 

◎「白色恐怖」比鬼還恐怖,看完電影,請記得自由可貴

 

台灣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是不能自由看書,不能自由聽歌,不能自由表達,所有資訊都要經過政府同意,只要你閱讀或接觸政府禁止的資訊,最嚴重的就是死刑,只要你三五成群的聚會,就有可能被無止境的監禁,甚至一輩子都毀了!「白色恐怖」的這段歷史,在台灣是一個很敏感的話題,因為這個高壓統治時期,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傷害,也有很多人到現在都不願意面對,而《返校》卻用恐怖片的形式來講歷史故事,透過虛實轉換的情節,直接帶出血淋淋的過往痕跡,比課本上的文字描述更具體,也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這部電影的企圖心,已經不只是要呈現一個充滿懸疑性的鬼故事,而是透過大膽創新的電影語言,來處理過去所謂的「台灣新電影」時期,曾經試圖探討的議題,卻將以前那套沉悶悲情、高高在上,而且一般人難以親近的藝術電影作風,從銀幕上徹底刪除,重新用貼近當代流行文化的大眾電影模式,找回電影貼近觀眾的本質,用更好看、更親民,而且更有戲劇性的型態,讓年輕觀眾樂於瞭解片中所要帶出的訊息,剝開歷史傷口,絕對不是為了要造成對立,而是讓故事成為警惕,讓歷史不再重演。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