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點】:有努力,就是好事

 

 

馬來魔影評:《引爆點》(High Flash)

◎【一言以蔽之】:有許多力有不逮之處,但是看得出盡力了

 

 

台灣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地方,加上有好幾十年的時間過度迷信所謂的「國際影展藝術片」,導致通俗類型片的領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欠缺耕耘,所以「驚悚懸疑片」這個類型,在台灣幾乎看不到,直到程偉豪導演的《目擊者》(Who Killed Cock Robin)出現,台灣影壇開始意識到「類型片」的商機,而紛紛開始朝這個方向努力,如今的《引爆點》(High Flash)當然不能說是《目擊者》的跟風之作,但是看到《目擊者》之後又出現一部屬於台灣的懸疑驚悚片,表示這個類型不是曇花一現,而是後繼有人,這當然是個好現象!

 

◎懸疑偵探故事結合台灣社會現象

 

故事描述吳慷仁飾演的法醫,和他的檢察官前女友,一起偵辦神秘的自焚事件,這個案件疑點重重,背後還牽扯到大工廠污染漁港、官商勾結,以及更多的政治陰謀、利益糾結,完全是台灣社會耳熟能詳的新聞事件縮影,身在台灣的觀眾應該更有共鳴。

 

其實這種「把新聞事件串成一部電影」的手法,本片不是第一部,印象最深的是香港導演麥當傑在1997年的《黑金》(台灣片名:情義之西西里島,The Island of Greed)就是以台灣常見的「黑金政治」作為電影背景,但是拍攝手法較為戲劇化,相形之下,由台灣導演操刀的《引爆點》,處理手法較為寫實,也更能貼近實際的民情。

 

◎「社會派」推理格局,製作上盡心盡力,但細節不夠嚴謹

 

本片導演莊景燊曾任電影《父後七日》(7 Days in Heaven)副導演、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翻滾吧!男孩》(Jump! Boys)製片、攝影等工作,並且拍過不少短片、電視電影,資歷豐富,如今以《引爆點》轉戰電影長片,故事格局相當龐大,也具備偵探懸疑電影該有的環環相扣。

 

在故事方面,不只著重在解謎,而是透過推理故事描寫現實社會,這可以歸類在常見的「社會派」推理類型,幾場追查的過程、解剖屍體的過程,確實作出應有的凝聚力,男主角追查女主角手機,跑進祭祀典禮現場,卻錯身而過的那場戲,表現尤其優秀,有把命懸一線的感覺作出來,可惜段落之間的銜接仍然不夠流暢,難以延續緊張感,許多細節上的處理似乎也不夠嚴謹,比如說最重要的殺人兇手竟然在後來完全消失,為什麼不去交代他到底被抓到了沒?(該不會是編劇忘記寫了吧!)

 

「缺乏細節描述」的問題,在另一段劇情裡面更明顯,那段劇情描述尹馨飾演的鄉下婦女,因為兒子腦瘤發作,所以跑去找法醫求助,法醫也只能幫忙把病人送醫院,總不可能直接把他當屍體解剖吧!小孩生病你不找醫師,卻跑去找法醫,這段劇情是令人相當納悶的!當然你也可以說法醫有承諾過「會幫忙介紹醫師」,但如果醫師要靠熟人介紹,才能幫病人診治,這個醫療體系是不是有問題呢?我不知道導演是不是想討論醫療體系的弊端,但這段劇情只演到「法醫協助把小孩送醫院」就沒有後續了,所以真的不知道導演想表達什麼!

 

◎可以找到很多缺點,但無法抹煞他的努力

 

《引爆點》是一個很龐大的故事,在先天上本來就不好處理,加上導演對於長片的經驗本來也就沒有很足夠,所以雖然拍得很認真,可是跟台灣懸疑電影的高標《目擊者》比起來,仍然遜色太多,除了部分的節奏過慢之外,編劇竟然相信官商勾結的案子可以靠證據來偵破,也實在是把台灣的法律想得太美好了!

 

不過仔細一看,就不難發現,片尾還有一個畫面透露出玄機,從這個片尾的鳥瞰畫面當中,可以看到那座邪惡的工廠仍然好端端的佇立在那裡,繼續排放著黑煙,污染著環境,就算證據確鑿,把工廠老闆請到警察局喝茶,一切都還是沒有改變,這完全呈現出「市井小民難以抵抗權貴」的無力感,可惜這麼多的寓意,只用一個畫面來呈現,這樣的收尾確實也收得太草率了!

 

不過就像片中努力追求真相的主角,明明知道鬥不過那些有權有勢的人,還是盡力去做,那種「有努力,就是好事」的精神,也可以對應在這部電影本身的成績,即使有很多地方不完美,即使改變不了這個越來越差的環境,但還是有很多人在默默努力,在有限的資源裡面盡力做到最好,即使我對台灣的未來始終抱持悲觀態度,但我還是要對那些在惡劣環境奮力掙扎的人致上一份敬意!

 

 


*吳慷仁飾演的法醫,篤信科學辦案!

 


*姚以緹飾演吳慷仁的前女友,目前擔任檢察官。

 


*尹馨飾演的鄉村婦女,因老公自焚死亡而陷入悲傷。

 


*李劭婕飾演的記者,努力追查真相。

 


*男女主角以前有過一段情,如今卻要攜手辦案。

 


*一場疑點重重的自焚案,引爆官商勾結的龐大醜聞。

 


*財團和政客聯手壓榨老百姓,這是台灣社會令人失望的常態。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