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犬鳴村】:過氣導演只恢復一半水準

 

 

馬來魔影評:《犬鳴村》(Howling Village)。評分:75分

◎【一言以蔽之】:前半段恐怖,後半段差強人意

 

 

有一些以前很有名的導演,一直在為我們示範什麼叫江郎才盡,日本有兩個恐怖大導演就是這個樣子,這兩個人一個叫中田秀夫,一個叫清水崇。中田秀夫在拍完《七夜怪談》之後再無代表作,清水崇的才華只停留在前兩集的《咒怨》,之後拍的電影已經不叫恐怖片,而是「災難片」,如今的《犬鳴村》號稱是這個過氣導演再起爐灶之作,但也只是「號稱」。

 

「犬鳴村」在日本其實是真有其村,據說這裡與世隔絕,村民自有一套生活方式,直到要蓋水壩的時候才被淹沒,完全滅村,現在只剩下廢墟,連地圖都找不到,但因為這地方有一大堆靈異傳說而廣受討論,其中的犬鳴隧道更是流傳一大堆鬼故事,根本就是拍電影的好題材。

 

以《咒怨》聞名的清水崇,沒有浪費這個題材,電影的前半段,透過「女主角的陰陽眼」、「醫院裡的鬼媽媽」、「中邪之後自殺慘死的少女」,以及「墓碑旁邊的鬼男人」等故事,拼湊出犬鳴村不為人知的歷史,氣氛營造不錯,也確實夠嚇人,可惜到後半段,轉化成身世之謎、血緣詛咒,甚至還變成「穿越劇」,就實在扯太遠了,加上劇情過度奇幻,越到後面越不恐怖,導演清水崇只有前半段恢復水準,後半段又掉入故事凌亂、七拼八湊的問題之中,而且「被狗強暴之後,會生出半人半狗的後代」更是生物學上的一大奇蹟!

 

擔任過周杰倫人氣歌曲《說好不哭》MV女主角的三吉彩花,這次成為恐怖電影的女主角,確實很稱職,恐怖片的觀眾最喜歡看到美女嚇得花容失色,而且她的驚嚇演出,無論表情或情緒都算是自然,沒有日本片常看到的那種「假假的感覺」,隨著她去探索自己的身世,發現一連串的靈異事件,都是上一輩的詛咒應驗到下一輩的身上,也演出亞洲人那種始終斷不開的家族血緣枷鎖。

 

無論是家族血脈的觀念,還是所謂「延續香火」的觀念,都是從古代留下來的傳統,明明早就不合時宜,卻早已成為整個人類文化的一部份,被過度美化的婚姻制度形成的「家族」,建構成一個代代相連的社會機制,就連上一輩留下來的問題都會影響到下一輩,這種「明明不關我們的事,卻又切割不開的關係」,變成我們難以選擇的包袱,甩都甩不掉,對於強調自我、講究自由的現代人來說,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恐怖」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