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小人物的大夢

 

這是一個關於夢想的故事。

 

周星馳受訪時表示,《功夫》的構想,出自他的童年回憶,他感嘆幼時家貧,能看電影的機會不多,有一次家人帶他去看李小龍的電影,印象中偌大的戲院裡,銀幕上李小龍的俐落身手,就變成他從小的一個夢,如今他有機會拍電影,於是在他的電影裡,便或多或少都看得到李小龍的影子,那成為一種「致敬」,也變成一種對夢想的實踐。所以如果你從小就是一個功夫迷,如果在你年幼記憶裡曾經對於功夫電影或武俠小說世界深深迷戀,那你一定可以從片中的這些角色裡,找到當年的自己,這是周星馳的功夫夢,也是很多人的共同記憶。

 

故事從一個小孩子獲得一本如來神掌秘笈開始,就跟很多人(尤其是男生)小時候一樣,幻想著自己可以打擊邪惡、伸張正義,直到漸漸被環境所逼,終於回歸現實,為了生存和前途,努力在社會拼搏,「夢想」隨著塵封在箱底的漫畫而逐漸遺忘,變得不再相信正義,不再相信當初的純真,然而周星馳除了重現自己的夢想之外,竟然找回了很多人的夢想,這是《功夫》這部電影最可貴的地方。

 

劇情以四十年代的上海為背景,那是一個動亂的時代,黑社會「斧頭幫」橫行,周星馳仍然以一貫的草莽形象現身,他在這動盪時代裡,一心想出人頭地,卻事與願違,他想加入「斧頭幫」,卻因勒索原本與世無爭的小社區「豬籠城寨」而引發連場惡鬥,最後卻誤打誤撞的開啟了自己的武術潛能,體驗到功夫的真諦!

 

《功夫》裡的周星馳,仍然維持以往的「庶民文化」,演出一個「小人物出頭天」的故事。一個不學無術、招搖撞騙的傢伙,其實本性善良,也有過人天賦,卻得不到重視,或因為種種原因而跌到谷底,然而周星馳永遠會讓小人物遭逢非常際遇,也許是誤打誤撞的引起一連串的意外事件,或許是在一個解決不了的難題裡面絕處逢生,他以大量的「意外」、「巧合」、「誤打誤撞」來堆砌喜感,製造笑點,卻在嘻笑怒罵當中告訴觀眾:即使是再渺小,再不被重視的人物,還是能有成就大事的可能,只要你選擇正確的道路,並且堅持到底!

 

不喜歡周式喜劇的人會說:周星馳的電影根本是亂七八糟,其實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因為「無厘頭」的本質就是天馬行空,沒有規則,沒有邏輯,也沒有所謂「合理」或「不合理」,因此行雲流水、甚至「亂七八糟」,就是他的風格!喜歡或不喜歡,是個人的自由心證,但在「亂七八糟」的表象之下,周星馳的電影語言,在本質上是樂觀積極的。他用社會底層的語言來說故事,但在狂想和顛覆之中,卻始終不脫善良本性。

 

電影裡一心想加入黑幫的周星馳,後來憑著最初的正義之心,解救了應該解救的人,卻因此被惡人打得全身斷裂,沒想到原本就有武術潛質的他,卻因此被意外打通任督二脈,開發了與生俱來的天賦,成為絕世高手,一切的原由,都因「善念」而來,因為有了「善念」,所以能夠所向無敵。

 

有人批評本片過度暴力,其實是誤解,開頭的「斧頭幫」砍人,以及周星馳被反派人物「火雲邪神」打得頭破血流的鏡頭,其實目的不在於渲染暴力,而是和片尾的「善念」主題作對比。那些暴力、殺戮、弱肉強食的險惡行徑,是對武術的錯誤認知,這也就是片中主角最後選擇正義,因而與黑幫為敵的真正原因,所以與其說本片是渲染暴力,不如更客觀的說:即使暴力鏡頭免不了,卻不是整部片的中心原則!因為暴力是一個「過程」,而非「結果」。

 

習武的過程,少不了打鬥,打鬥可以被解讀成暴力,但武術的本質卻不是暴力,反而是和平。周星馳練成蓋世武功之後,不但不殺「火雲邪神」,還讓惡人自動跪地懺悔,甘拜下風,這種寬恕以及自省的內在精神或涵養,才是武術真諦。

 

這次的周星馳,仍然身兼編、導、演的多重身份,不過這次的戲份平均分配,每個配角都有獨當一面的發揮,周星馳本身已經不再是唯一的主角,而變成幕後統籌與構思的靈魂人物,《功夫》展現了周星馳高超的編劇或導演功力,而有了好萊塢的技術合作之後,在視覺效果方面也更趨成熟,隨著「鐵線拳」、「八卦棍」、「十二路譚腿」及「獅吼功」相繼出招,兩大殺手奏出「六指琴魔」音波絕技,到最後的「如來神掌」大戰「蛤蟆功」,都可以做到別開生面、超乎想像的視覺奇觀,這在早期製作略嫌粗糙的周星馳電影裡面,是絕對看不到的!

 

不過也有人擔心,好萊塢化的周星馳,是否喪失原汁原味?看過《功夫》之後,我倒認為不至於,因為即使製作更精良,原本的「周式風格」還是沒變,周星馳的角色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名字,更是一絕,連名字都沒人記得,果然把「小人物」精神發揮到極致。

 

另外,本片刻意安排擁有蓋世武功的人與一般人生活在一起,甚至橫跨各行各業,也是一大巧思,不論是苦力、裁縫、桿麵師傅、房東太太,或者看似怪老頭的「火雲邪神」,甚至最後成為武林高手的周星馳,這部電影告訴我們,即使再了不起的人,其實也都是平凡人,只要你心中還有夢,每個平凡人都能夠成為了不起的人物!,而去除表象之後,才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真本事!

 

除了始終強調的「小人物奮鬥史」之外,周星馳仍然藉著電影抒發對童年或故鄉的感懷,片中主要場景「豬籠城寨」其實就是早期香港的投影,空間狹小、地窄人稠,每個身在其中的人都有自己的本事,自己的夢想,也因為如此,香港才能走到今天的繁榮,對於香港電影或者香港文化有一定認識或熟悉的人,看到周星馳這種充滿香港味道的情感投射,其實應該或多或少都能心有所感。

 

比起這部構思精巧的電影,周星馳這次力捧的女主角黃聖依,反倒成為一大遺憾,此人長得不錯,可是並沒有太大發揮,和以往周星馳電影裡備受討論的張柏芝、莫文蔚,趙薇相比,實在差太多,原因在於黃聖依的角色篇幅太少,不過比起周星馳以往老愛把美女「毀容」的習慣,這次黃聖依的處境要好很多,因為她可以維持原本的美貌,不必刻意扮醜。

 

不過周星馳電影的女性角色,大都是有缺陷的,所以即使黃聖依仍然維持美貌,卻變成一個啞巴,但這個飾演周星馳青梅竹馬暗戀對象的女主角,雖篇幅不多,卻還是有很大的作用,她是一個啞巴,無法說話,但其實是一種「發自內在」的象徵,表示比語言更可貴的就是心靈交流。最後,周星馳開了間糖果屋,和黃聖依兩人彷彿回到童年時光,手牽著手,一起前進夢想國度,那種沒有說出來的默契,就變成一種心中的約定,這是在奇想創意之外,整部電影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溫馨片段,原來真正的情感,是發自於內心交會,而不必言喻。

 

在《少林足球》邁向高峰之後,《功夫》的整體表現,其實更精準、更多元,也更精緻,這已經不只是一部功夫電影或者喜劇電影,而變成包羅萬象的文化投影,有對李小龍、甚至對七十年代紹氏功夫片的回憶,有對《七龍珠》、甚至漫畫卡通的奇想延伸,有對《駭客任務》(The Matrix)、《蜘蛛人》(Spider-Man),以及好萊塢電影概念或型態的消化、吸收,與再造,以致於這不只是一部熱熱鬧鬧的票房電影,可貴的在於其中有很多東西是可以被留下來的。

 

簡單來講,這是部有高手、有小人物、有奇遇、有夢想、有掙扎、有盼望,卻也有回歸平凡與善良的一部電影,這是一個小人物的大夢,而電影裡面那個永遠嘻皮笑臉的痞子,卻始終不忘告訴我們:這樣的夢,其實是有機會實現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