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媒體才是兇手

 

 

馬來魔影評:《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Memoirs of a Murderer)

◎【一言以蔽之】:峰迴路轉的劇情,隱藏強烈的社會控訴

 

 

日本有很多社會派的懸疑作品,透過離奇的案件來呈現社會現實面,在看似極端的故事背後,隱藏許多充滿寫實性的影像符碼,甚至是憤青式的控訴,《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Memoirs of a Murderer)近乎直接的批判法律無能,制度無力,媒體無恥,一語道破這個偽善社會的荒謬習性!

 

◎日本戲路最極端的演員,再度演出爭議性的角色

 

從《大逃殺》、《死亡筆記本》奠定知名度的藤原龍也,戲路一向不怎麼正常,他的電影都是透過很奇特的情境、很極端的故事,來諷刺社會現況,雖然他擅長扮演的角色看起來總是冷靜沉著,但內心永遠都是暗潮洶湧,甚至隱藏很多的憤怒,而且常常遊走在正義或道德的模糊地帶,他在本片當中所扮演的殺人犯,基本上是延續他以前熟悉的戲路,但人物性格或背景更加的複雜,搭配伊藤英明飾演的鐵血警探,兩人除了表面上的鬥智之外,實際上的關係有更多的糾結,也透過這兩個主要人物帶出一個匪夷所思的劇情,爭議性極大,衝突性也極強!

 

◎劇情翻轉翻轉再翻轉,不看到最後猜不到答案

 

本片的前半段是警匪電影,中間的部分回歸懸疑電影路線,看到最後才發現這也可能是一個高明的騙術電影,透過計中計的手段,釣出幕後主謀,所以從第一個鏡頭開始佈下的局,要到最後一刻才能破解,中間有許多劇情刻意誤導觀眾,讓你以為會朝著某個方向發展,事實上又會有新的轉折,把前面設定好的東西完全顛覆掉,有些轉折看起來突兀,但劇情一再翻轉的結果,會產生意外衝擊,成為最好的戲劇張力,而且導演敘事功力流暢,解謎過程並不難懂,只是看這樣的電影不適合中途上廁所,因為每一個環節都是機關,堆疊到最後才是謎底。

 

◎諷刺法律、媒體,以及盲從的社會現象,針針見血

 

故事描述藤原龍也這個連續殺人犯,在逍遙法外22年之後突然公開現身,並且出書描述當初的殺人經過,但是因為已經過了法律追訴期,所以警察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變成網路紅人,而這個殺人犯不但了解法律漏洞,而且是操縱媒體的高手,一下子就能佔據各大版面,甚至成為偶像明星,受到粉絲追捧,網路帶起的盲從現象,以及法律的愚蠢和無能為力,種種的亂象頓時被攤在陽光下,成為整個社會的共業,最後的結局直接指向媒體,這群不擅長查證,只擅長聳動的傢伙,用筆和攝影機就可以殺人,那才是殺人犯的最高境界!

 


*藤原龍也飾演的殺人犯,竟然出書描述殺人過程。

 


*伊藤英明飾演的警察,因為無法逮捕殺人犯而懊惱。

 


*殺人犯在片中的殺人手法,是用繩子把人勒斃。

 


*嫌犯與警察之間的關係錯縱複雜,結局完全意想不到。

 


*咄咄逼人、自以為正義的媒體,其實才是社會亂源!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