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路上】:為賦新辭強說愁

 

 

馬來魔影評:《幸福路上》(On Happiness Road)

◎【一言以蔽之】:劇情平板乏味,動畫和配音技術全都是一場災難

 

 

台灣動畫電影《幸福路上》在戲院播放預告的時候,我朋友就曾經不可置信的問我說:「這是電影嗎」?我說:「其實我也不敢相信這是電影」,如果他是一個三分鐘的廣告片,或者十分鐘的短片,也許沒什麼問題,但這樣的東西在理智上來說,真的不可能會是一部電影長片,因為技術不到位、程度不到位、內容太單薄,在美國、日本動畫長時間的培養之下,台灣觀眾對於動畫電影的眼界與需求,自有一套高標準,所以像《幸福路上》這樣程度的動畫電影竟然有勇氣上片,只能說是低估了觀眾、高估了自己!

 

◎美學教育的缺乏,間接創造了這場災難

 

本片的前半段,大量描述台灣僵化教育制度對小孩產生的影響,在那個只注重考試成績,對於美學素養和生活感受都完全不重視的環境之下,台灣從政府的宣傳海報、觀光區的設計規劃,甚至整個城市景觀,常常都是醜到爆炸,一大堆兒童塗鴉都可以當成插畫家,在市場上受到追捧,在這樣的畸形環境「薰陶」之下,會出現這麼自我感覺良好的動畫電影,似乎也不稀奇,既然兒童塗鴉都可以當插畫家了,那麼兒童水彩畫拿來拍電影,似乎也只是剛好而已!

 

◎很難吸引小孩,對大人的吸引力也有限

 

《幸福路上》在視覺上的「輝煌成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驗證了台灣美學素養的缺乏,即使不拿你跟宮崎駿、新海誠這種大師級的作品比,拿你跟線條同樣簡單的《櫻桃小丸子》相比,你都不是對手,如果撇開畫功不談,光是人物不夠可愛,甚至缺乏立體的個性,故事也過於沉重,小孩看了不會喜歡,大人看了也未必喜歡,就很難吸引觀眾進戲院,在目標觀眾不明確,整體定位也很模糊的情況下,讓本片注定成為一個語焉不詳的存在,看不出賣點在哪裡!

 

◎桂綸鎂的配音成為最大敗筆,聲優不是那麼好當的

 

很多好萊塢動畫喜歡找明星來配音,日本也有專業的「聲優」(聲音演員)負責透過聲音為動畫人物賦予生命,但是聲音的演出會比表情的演出更有難度,如今《幸福路上》試圖學習這套方式,以明星配音為賣點,讓桂綸鎂用她那千篇一律的平板聲調來配音,從頭到尾都讓我以為是咖啡廣告,實在難以入戲!

 

其實這個現象非常有趣,因為當我們看到桂綸鎂的真人出現在銀幕上的時候,並不會意識到這樣的口條有什麼問題,因為一般觀眾對於美女的容忍度基本上是比較高的,但是如今我們看不到她本來的面貌,而且她配音的卡通人物本身又長得不討喜,在缺乏「外貌庇護」的情況下,觀眾所有的注意力都會集中在她的口條上,所以也讓她的口條問題自此浮上檯面,根本就是自曝其短,而且一個人無論喜怒哀樂,都可以用那種缺乏高低起伏的文青式口吻說話,聽久也真的蠻累的!

 

◎根本沒有劇情,只有一大堆的自言自語

 

說完畫風,罵完配音,再來討論一下劇情,我甚至懷疑這部片到底有沒有劇情!因為從頭到尾,都只看到一堆片段式的童年回憶或者幻想片段,以及女主角不斷的內心獨白、自言自語,再丟出一大堆「幸福是什麼」之類的大哉問,試圖讓觀眾以為這一切都很有深度,其實仔細思考,就不難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大堆詞藻華麗的廢話,完全暴露出台灣文青最為人詬病的問題,就是「為賦新辭強說愁」,也根本忘記電影的本質應該是「說故事」,而不是「講道理」。

 

◎放進一大堆台灣元素,卻反而弄巧成拙

 

在故事極度單薄的情況下,沒有讓觀眾去認同角色的遭遇,所以那一大堆文藝式的口白都只是負擔,對劇情的推進絲毫沒有幫助,而且導演刻意放進台灣著名的新聞事件,以及「豬哥亮」之類的平民文化,來證明自己了解台灣,問題是這一大堆台灣本土記憶的堆積,頂多是在情感上試圖引起共鳴,卻沒有真正的融入在故事裡面,所以故事主人翁對這些事情有什麼看法,或是這些事情對他有什麼影響,我們在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看不出來的!這顯示出本片在心態上的投機取巧,也是對本土文化的消費,甚至濫用!

 

◎「台灣人沒看過聖誕樹」,這是什麼樣的荒謬認知?

 

這明明是一部很感性的電影,卻有一個地方讓我笑出聲,因為這段劇情描述在台灣長大的女主角,竟然沒看過聖誕樹,到了美國才第一次看到聖誕樹,並且跟他的美國老公說「台灣人都不過聖誕節」,這完全顯示出導演視野的狹隘,因為聖誕節已經是國際性的文化,在台灣也很盛行,無論你有沒有過這個節日的習慣,片中的女主角是一個1975年出生的現代人,居住於北部地區,劇情竟然描述他從小到大沒看過聖誕樹,請問導演是活在一個什麼樣的平行時空?這如果不是對於西方文化的偏見,不然就是缺乏生活觀察,導致認知觀念的錯誤。

 

◎自溺、說教、強說愁,台灣創作者的包袱究竟有多重?

 

當迪士尼的《可可夜總會》(Coco) 透過一個迷人故事,讓我們認識墨西哥文化之後,再看台灣的《幸福路上》,兩相比較之下,證實台灣動畫根本悲劇一場,把一堆本土元素,用一種刻意說教的方式硬塞給觀眾,卻還是很難產生共鳴,而且導演對於西方文化的眼界也顯得過度狹隘、自以為是,一大堆的自言自語、故作哀愁,都是台灣電影慣有的文藝腔,活在自己的世界,給自己一大堆沉重包袱,卻連「完整說完一個故事」的能力都嚴重缺乏,再加上美感不足、技術差強人意,這整部電影失敗的原因,剛好顯示出台灣文創產業的危機!

 


*這樣的畫功可以製作動畫電影,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刻意放進大量的鄉土情懷,劇情卻顯得毫無重點。

 


*桂綸鎂的聲調完全沒有高低起伏,比較適合為鬼片配音。

 


*陳水扁被畫成卡通,大概只有扁迷會開心吧!

 


*豬哥亮也被畫成卡通,但不代表文青真的能理解庶民文化。

 


*考上北一女就要大肆慶祝,顯示出台灣菁英主義的可笑。

 


*女主角竟然沒看過聖誕樹,顯示出導演對西方文化的偏見。

 


*台灣文青的通病,就是「為賦新辭強說愁」。

 


*本片失敗的原因,剛好顯示出台灣文創產業的危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這畫風我真的醉了,就是海綿寶寶都比這好。
    你知道背景和人物線條所產生的突兀感有多難受嗎~

  2. 今天看完電影之後
    老實說也是一陣失望跟生氣哈哈哈

    完全同意也完全認同你的評論

    希望台灣動畫能更進步
    不管是劇情還是很多細節☺☺☺

  3. 對您來說沒有共鳴不代表對所有人都沒有共鳴吧..
    宋欣穎導演是念電影不是動畫出身 此片大多結合她的人生經歷
    雖有不少不成熟之處 但您居然可以把所有地方噴成這樣
    並不是所有人成長過程中都那麼堅定 偏偏也有許多人在此片得到了共鳴
    聽您整體敘述,似乎你並不是希望這個產業走得更好,是剛好這個風格不是您所愛而已。
    想必新浪潮電影那一些經典的電影 您應該都很受不了
    另外不知道您是不是有沒有看金馬54得獎的大世界的寫實主義和畫風?
    又或者您看完小貓巴克里之後,會噴得更難聽吧^^”
    不過在您其他文章中看到”聽到文藝文青片就會害怕”的字眼 我就釋懷了
    商業片應該較符合您的審美口味 以至於被歐美影評普遍評價不如何的大娛樂家在您這裡似乎得到不錯的評價
    建議您影評個人情緒喜好還是少一些 針對電影本身和創作背景就好

    1. 以票房來說,真的不太理想,也應驗了我的說法,就是沒有精準的客群,可愛或者成熟,兩頭不到岸,所以小孩吸引不到,大人也吸引不到,當然票房不是唯一的判定標準,但以市場行銷的角度分析,這部電影確實沒有做到精準的客群設定,至少我真的搞不清楚他是給小孩看的還是給大人看的,如果是給小孩看的,那劇情太嚴肅,如果是給大人看的,畫風又不成熟,這是很多台灣電影的問題,就是很有理想,但是執行方面是眼高手低!故事,配音,都不夠好,永遠只靠本土來撐場面,能撐到什麼時候?

      導演不是念動畫出身,那根本不是理由,因為你要做的是動畫,我就以國際級的動畫標準來看你,你如果做不到宮崎駿或新海誠的標準,連櫻桃小丸子的標準都不到,那就不能怪我鞭打或批評!也許鞭得太用力,但是恨鐵不成鋼,至少我不是靠片商邀請試片,而是自己花錢去看的!我一個觀眾花錢看電影,看完覺得不好看,批評你也是天經地義,影評人不作公關,就事論事的去評,這才是影評應該有的態度。

      台灣電影不能只靠著互相取暖或者降低標準來得過且過,而是要放在國際去比,不能只會閉門造車,所以批評是為了進步,不是為了找他麻煩!

      另外,影評本來就是主觀的,每一個影評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要影評人不說自己的喜好,不強調自己的審美口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導演有自己的創作理念,影評人也有自己的評價標準,但是對於觀眾來說,自己喜歡的電影被說得一文不值,確實也容易傷心,這我能理解,但是你喜歡就繼續喜歡,我討厭就繼續討厭,這並沒有衝突!每個人都能用自己的方式來評價,也才是電影有趣的地方。

  4. 我看到預告片也是跟樓主一樣想法,那就是不敢相信這是一部電影。

    我沒去看這部電影的原因,也跟樓主說的一樣。

    我心裡想的也是小丸子,沒錯,這部片的畫作功力連小丸子都比它強太多了。

  5. 哈!感覺你鞭得太大力了,如此罵得一無是處,有點懷疑是否片方得罪你了哈^^
    雖然這樣可以讓我進場前降低一些期待值,到時不致太失望!不過在台灣做動畫真的不容易, 能夠生一部動畫電影出來,都是千辛萬苦的對嗎,也許寬容一些好,別把人家一點創作苗火都澆熄了..

  6. 本文作者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騙稿費的?我剛看完本片,沒有文章說的如此不堪
    畫面確實無法像日本動畫討喜,但那是在台灣完全沒有動畫產業的情況下由一群對動畫有熱情的創作者在有限資源摸索出的簡單插畫風格,你可以說不合自己口味,我個人也覺得不算精緻,但絕對不能用美學教育失敗這個理由攻擊,因為它有抓到順眼和樸實的風格
    再來講到劇情,導演很寫實的描繪了1970年代的近代的台灣政治和教育環境長大的小孩成長故事,我也是北部人,片中很多點都觸摸到我自己的故事讓我獲得共鳴,看到最後會讓我眼眶濕潤收到感動,故事絕對言之有物,若說文青無病呻吟的話本篇作者的影評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明顯的就是個人滿滿的偏見
    如果你喜歡魔法阿嬤配音,本片不會讓你失望,甚至我認為幸福路上說故事的完整性和成熟度還超過魔法阿嬤
    若是它在今年得到金馬最佳動畫長片我也完全不會意外,就讓我們拭目以待本片文章是否會被打臉
    本文作者會讓我想到評價魔法阿嬤怪力亂神而從缺的那些白癡金馬影評,完全不懂動畫產業就在大放厥詞的傷害它

    1. 他的確有可能得到金馬獎最佳動畫片,因為台灣根本沒有多少動畫片可以拿來比較,但如果以日本動畫片或者美國動畫片的標準,這樣的作品顯然是不及格的!

      難道你認為不要用那麼高的標準就會比較仁慈?還是台灣電影不能以這麼高的標準去看待?那不就等於是要觀眾降低自己的標準,去給台灣電影更多的同情嗎?愛之深,才會責之切,身為動畫電影迷,以及會花錢去看台灣電影的影迷,「恨鐵不成鋼」是我給這部電影的評價,我是以國際規格的動畫電影高標準在看這部電影,那已經是給他很大的尊重!

      批評是希望可以帶來進步,台灣電影不能停留在互相取暖的階段,必須要更嚴格的來看,才能不再落後世界一大截!

        1. 評審當然可以有評審的標準,我當然也可以有我的標準,恭喜他得獎,但我還是不會改變我對他的不喜歡!

  7. 自己沒看過此作 所以不好做什麼批評, 或許版主說得都有道理, 不過 我愣想了一下… 自己跟導演年齡接近 也是台北人, 回憶起來 還真是到北美求學時 才第一次見過那種掛滿裝飾彩球, 放在購物商場, 所謂真正的聖誕樹! 至少回想起來是這樣… 記得 那時是叫什麼行憲紀念日?? .. 對聖誕節的認知 都是比較是看電影, 電視 所集結起來的印象. 總覺那是老外在過的節日… 或許”臺灣人都不過聖誕節”,是比較武斷的詞句, 但感覺起來 以前我年少的時代 還真沒什麼太多過聖誕的鮮明回憶…. 或許大家的感受不同, 不過 以前真的 在文化 思想上都比較 傳統封閉, 這樣的情形也不是不可能沒有…

    1. 我在幼稚園的時候就看過聖誕樹了!小學就跟同學互相寫聖誕卡了!而且你從小到大一定會逛百貨公司,百貨公司是最多聖誕佈置的地方,一個北部地區的小孩即使沒有刻意留意聖誕節的文化,也不可能連百貨公司都沒去過,連聖誕樹都沒看過吧!

      就算小時候印象模糊,或者當時的思想保守,沒有接觸西方文化,但這個女主角到了二十幾歲大學畢業,都到了90年代(是一個最摩登的時代),卻還說沒看過聖誕樹,也太奇怪了!畢竟他是住在台北的新莊地區,不是住在南部的山上,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導演對西方文化有一些偏見,或是認知理解上的錯誤,這樣的情節放在電影裡面真的是有一點奇怪的!

  8. 和電影主角年紀相仿、台北近郊長大的我,看完後只有一頭霧水,我們是生活在同個時空嗎?
    格主的想法我完全同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