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人】:傳奇英雄的宿命悲歌

 

 

「Do you know who am I」?電影一開始,男主角略帶憂傷的語調,以旁白的方式,緩緩道出整個故事。繁忙的紐約大都會,一個傳奇的英雄事蹟。只是幸與不幸原本存在著一體兩面,英雄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樣的命運?

 

已經許久不曾接觸美國漫畫,對《蜘蛛人》(Spider-Man)的記憶,只停留在年幼時期曾經看過的片段,拜全新電影科技所賜,如今的蜘蛛人在銀幕上呈現的靈活度終於脫離早期影集的簡陋呆板,不少原本應該是超越常理的肢體動態也展現充分的視覺說服力,表現出紮實的力量與速度感,出色的剪接與動畫技術,使得飛簷走壁、飛天遁地如同行雲流水一般流暢自如,而且一氣呵成,看得過癮痛快!

 

一個平凡的大男孩,在學校受盡欺凌嘲諷,從小愛著鄰家女孩,卻苦無表白機會,在一次意外當中被變種蜘蛛咬了一口,從此身負異能,有了蜘蛛的反應力和靈敏度,可以吐絲結網,可以飛簷走壁,從此注定以懲奸除惡為己任。

 

就跟所有「小人物變英雄」的故事一樣,說他異想天開也好,甚至解釋成另一種「美國夢」也無所謂,只是在導演山姆雷米的詮釋下,這個美國家喻戶曉的漫畫英雄,也有了更深層的心裡刻化。跳脫了公式化、類型化的匠氣,《蜘蛛人》除了視覺以外,呈現出另外一種驚喜。

 

呼應了《靈異第6感》(The Sixth Sense)導演奈沙馬蘭在《驚心動魄》 ( Unbreakable)裡的表述:一個隱藏在人群之中的超人,背負著一種宿命,註定要隱藏身分、行俠仗義。就像蜘蛛人自己所說:「能力越強,責任越大」,「這是一種天賦,也是一種詛咒」,於是整部片呈現的,除了英雄感強烈的善惡對立,也隱隱透出一種悲劇色彩。

 

綜觀山姆雷米的電影,不難看出這種淡淡的悲傷感。《絕地計畫》 (A Simple Plan)裡那筆看似好運的意外之財,讓原本的好友鉤心鬥角、自相殘殺,《魔俠震天雷》 (Dark Man)裡,那個意外毀容的科學家,擁有驚人力量和隨時變裝易容的天賦,卻因為毀容後的醜陋臉孔與受傷的心靈而選擇遠離人群,孤獨的魔俠在片尾陳述的一段感慨,竟也有著一種悲劇英雄身不由己的心境:「我扮誰像誰,卻誰也不是;我來去自如,卻無處棲身」,這樣的思維也同樣顯現在《蜘蛛人》電影裡,在酷炫的視覺衝擊下,卻有著內在的無比深沉。

 

仔細看看《蜘蛛人》片中的主要人物,其實或多或少都被命運牽絆,都有一種想逃卻逃不開的無奈。威廉達佛飾演的反派人物「綠惡魔」原本的身份是個有錢有勢的科學家兼企業家,卻在原本相互合作的美國軍方與董事會同僚的聯合背叛下,一夕之間跌到谷底,為了實驗計劃能夠繼續,不惜以自身做實驗,卻在副作用之下產生人格分裂,成為喪心病狂的殺人魔,他的走火入魔,成為一種商場利益鬥爭的翻版,以及資本主義公利心態的反諷,換個角度看,這個反派角色其實有被同情的理由,因為在大環境的際遇底下,他其實也是受害者。

 

女主角克絲汀鄧斯特從小身受家庭暴力的威脅,這樣的心靈陰影變成她日後渴望被保護的原因,而蜘蛛人之所以行俠仗義,也是因為他之前的一念之差,而讓對他有養育之恩且影響深遠的叔叔死於暴徒槍下的創傷,而讓他在每一場救援行動中,等於完成那一次又一次永無止境的救贖…

 

於是蜘蛛人不得不殺死綠惡魔,也無法避免和最好的朋友(也是綠惡魔之子)決裂的命運,就連所愛的女孩站在面前向他表白,也不得不因為顧忌她的安全而狠心拒絕,寧可孤獨、寧可不被了解,也只能繼續戴著面具,繼續隱藏真正的自己。於是你不難看到,男主角陶比麥奎爾純真湛藍的雙眼中,總是閃著一絲絲的寂寞,飛簷走壁的俐落身手,與身不由己的沉痛心靈,成為最顯著的對比。

 

對應著開場的那段自白,本片以同樣的方式作結:「Who am I ? I am Spider-Man」… 畫面是飛快穿梭於星條國旗與林立高樓間的蜘蛛人,旁白卻有著帶點沉重的語調,或許刻意不像《蝙蝠俠》(Bat Man)一樣把背景設在虛構的城市,而以真實世界的紐約作為故事的舞台,是創作者特有的用意。終日庸碌的人們,不也是在城市間飛快穿梭?不得不戴著無形的面具隱藏自己嗎?想改變卻難以改變的命運,想跳脫卻跳脫不了的牽絆,《蜘蛛人》在某些層面而言,會不會是現代人在紛亂處境之下的另一種寫照?

 


*英雄,會不會就是默默扛下所有責任的人?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