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紋身的女孩】:衝破男性霸權

 

 

在討論《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之前,我們先以日前發生在台灣的社會事件作對照,應該會讓觀眾更加了解《龍紋身的女孩》這部電影所要展現的意圖。

 

 

新聞畫面裡,檳榔西施控訴著被警察毆打的過程,身上的瘀傷令人於心不忍。事件起因於這位警察主觀認定檳榔西施穿著過度火辣,在取締過程中,與檳榔西施起了口角,受過柔道訓練的警察一氣之下,竟然對一個弱女子施展「過肩摔」,換來的是新聞頭版的爭議,以及記過調職的處分。沒想到仍然有部分民眾支持警察使用暴力,這樣的觀念源自於對檳榔西施的職業歧視!所以,名模穿薄紗就不是「妨害風化」,而檳榔西施穿薄紗就是「妨害風化」,一切都是「階級觀念」造成的雙重標準。

 

從這個事件裡面,我們還可以看到一個事實:男人以欣賞女體為樂,可是卻把女性的「服裝自主權」、「身體自主權」以法律、道德加以壓制,這很明顯的是一種偽善!當男性警員以國家賦予的權力,來壓迫女性的基層工作者,一種性別與階級上的失衡狀況,在這裡昭然若揭。充滿女性自主意味的電影《龍紋身的女孩》剛好在這個新聞事件爆發的時間點上映,或許可以帶來一點省思。

 

《龍紋身的女孩》是瑞典記者以及小說家史迪格拉森所創作的「千禧三部曲」系列小說的第一部,在世界各地都成為暢銷書,但令人遺憾的是,作者在寫完這三部系列小說之後,就因心臟病發身亡,來不及看到小說出版。如今這部小說被拍成電影,也在歐洲各地成為賣座片,更成為台灣院線少數引進的瑞典電影。

 

故事以一個火爆女駭客為主軸,這個女性角色看似堅強,卻有一段不堪的過去,在她小時候,因為父親家暴,導致她被迫放火把父親燒死,卻得不到男性威權社會的諒解,從此進出牢獄,成為邊緣人,之後她被法院判定必須尋找寄養家庭,沒想到卻被養父強暴,再次體會到身處弱勢的女性,被父權社會集體剝削的辛酸無奈,於是她用自己的力量衝撞體制,並且以一身龐克勁裝,以及身上的龍紋身來武裝自己!另一方面,身為記者的男主角,突然接到一名富翁的委託,要他找出40年前失蹤的姪女,當他深入追查,卻發現這個大家族竟然為了財產各懷鬼胎,並且人人有嫌疑!女駭客出手幫助這名記者,兩人在調查的過程中漸生情愫,並且聯手揭發真相。

 

本片以「大家族的秘辛」以及「神秘失蹤案件」為主軸,加上「連環殺人魔」以及更多的驚人轉折,造就出一部相當精采的懸疑推理電影,雖然片長多達兩個半小時,卻不會讓觀眾感覺沉悶,並且還可以隨著劇情發展,享受抽絲剝繭的解謎樂趣。可是在這部電影裡,女權觀念幾乎無處不在,包括男女主角從感情發展到床上發展的過程,從頭到尾都是女性主導,男主角反而成為被動。殺人魔從小就被父親教導殺人技巧,以道德為名,殘殺妓女為樂;以聖經之名,行人性醜惡之實,逼得那個大家族裡的女孩為了逃離這個險惡環境而遠走他鄉,若干劇情都是對於偽善男性霸權的控訴!或許有人會覺得這部電影的視覺衝擊太過強烈;主題意識太過偏激,但是對照著真實世界的現況,卻沒有人能夠否認這樣的事實。

 

「在男性權力主導的世界裡,女人該何去何從」?這是本片所透露出來的訊息,但可悲的是:「衝撞主流價值」終究必須付出一定程度的代價,就像是電影裡的「龍紋身女孩」無法被社會認同;也就像是新聞裡面那個捍衛自己權益的檳榔西施,被警察暴力對待之後,還要以「妨礙公務」之類的罪名被污名化,在長期以來的男性思維根深蒂固之下,女性爭取自主權的漫漫長路,仍然必須顛簸向前行。對照著電影內容以及社會現況,我突然回想起知名主持人陶晶瑩在廣播節目裡的憤聲疾呼:「女孩們,Fight」!

 


*男主角飾演的記者,致力於揭發陰謀,追查真相!

 


*龐克裝扮加上龍型刺青,讓女主角展現出獨特的個性與美感!

 


*40年前失蹤的少女,牽扯出豪門家族的驚人秘密!

 


*男女主角在追查真相的過程中,慢慢發展出感情。

 


*在男性權力主導的制度之下,女人該何去何從?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