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荒謬寫實的鬼島啟示錄

 

 

馬來魔影評:《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 +)

【一言以蔽之】:就是會得獎的那種片,但是一般人也可以看懂

 

 

會入圍金馬獎等重要藝術獎項的電影,常常會讓觀眾怕怕的!「會不會很無聊」、「會不會睡著」,以及「會不會看不懂」是一般觀眾普遍會問的問題。影展電影《大佛普拉斯》雖然是黑白片,沒什麼卡司,看起來也很不親民,但還好不無聊,正常來講並不會讓你睡著,也不會看不懂,雖然不會有太多的娛樂性,但以劇情片的標準來看,是可以消化的,而且用口語化的方式觸及到市井小民的心情,一般觀眾也很容易產生共鳴,不至於曲高和寡。

 

◎這個另類片名,和整部電影的風格一樣充滿黑色幽默

 

為什麼片名叫作《大佛普拉斯》?原來是新銳導演黃信堯在2014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被鍾孟宏導演慧眼識英雄的作品《大佛》,如今擴大成電影長片,既然蘋果手機的放大升級版,都在後面加一個「Plus」(直接音譯就叫普拉斯),那麼《大佛》的加長升級版,當然就叫《大佛普拉斯》,加上英文發音聽起來也比較國際化,所以這個看起來怪裡怪氣的片名,原來還有這個典故,而整部電影的調性,大部分也是有點不正經,有點黑色幽默,但本質上談的是嚴肅的社會現象,只是用小人物自嘲的角度來談,有一點挖苦自己的感覺。

 

◎滿口粗話也可以很文青,本土語言終於不用再被汙名化

 

台灣中下階層的語言裡面,有很多都和「性器官」以及「對方的媽媽」有關,他們特別容易問候對方的媽媽,通常一見面就問候,但有時候並不是在羞辱對方,也沒有真的去跟對方的媽媽作什麼激烈運動,而是一種很單純的問候,甚至是表達友善的方式,台灣許多平民電影大量運用這樣的語言,卻被一些不願意去了解文化根源或脈絡的知識份子大肆批評,又是用一些「小孩會模仿」之類的理由來打壓本土市井語言的表達方式,卻反而壓抑了真實。

 

為什麼「實際上就是如此」的語彙,在電視播出的時候會被消音,這種粉飾太平的態度,是知識份子用自己的觀念對中下階層的一種壓抑,還好電影院裡面暫時沒有這種無理限制,《大佛普拉斯》並不忌諱使用市井語言,甚至使用到肆無忌憚的程度,厲害的是整部電影雖然充滿粗鄙氣味,卻依然透過攝影、音樂,甚至話中有話的言外之意,讓整部電影保有藝術感,也顯示俗氣的語言可以更貼近真實,和那些看起來高高在上的藝術格調也未必會有所衝突,加上整部電影是以小人物為主角,大量的「問候語」反而增加說服力。

 

◎行車紀錄器都可以當成新聞畫面了,當然也可以變成電影

 

故事描述一個撿破爛的男人,跟一個一事無成的警衛,常常聚在一起打混,某天因為警衛室的電視壞掉,撿破爛的男人突發奇想,慫恿這個魯蛇警衛去把他那個花花公子老闆的行車紀錄器拿出來觀賞,沒想到除了看到援交車震實況之外,竟然看到老闆為了擔心劈腿事蹟被傳開,所以乾脆把情婦幹掉,塞進一尊大佛裡面!

 

看到犯罪證據的這兩個魯蛇男主角,為了怕失去工作,竟然不敢報警,而警察明明覺得這個壞老闆很可疑,卻因為他是有勢力的人物,所以不敢動他,而這個階級意識鮮明,肉慾橫流又偽善至極的故事,完全就是台灣縮影,看起來越荒謬的事情,有時候才會更加寫實!

 

在這個行車紀錄器都可以變成新聞畫面的詭異時代,行車紀錄器的畫面佔據了整部電影的眾多篇幅,應該也是很合理的事情。當然很多人會問:為什麼這部電影是黑白的呢?答案很簡單,因為市井小民的生活是黑白的!而片中唯一出現大量彩色的地方,只有行車紀錄器裡面有錢人的世界,才有資格變成彩色,光是這種色調轉換所造成的強烈對比,本身就夠諷刺了!

 

◎通俗或「假掰」,都是台灣在地特色

 

這是非常能夠展現台灣特色的一部電影,除了市井語言之外,市井綽號也是一絕!台灣人的綽號通常離不開食物或者身體部位,像是那個撿破爛的男人,綽號叫「肚臍」,而那個看起來很懦弱的警衛,綽號叫「菜埔」,他們隔壁便利商店的矮子店員,綽號叫「土豆」,而附近還有一個流浪漢叫作「釋迦」,但如果是比較假掰一點的人就不一樣了,戴立忍飾演的那個淫蕩大老闆,就取了一個英文名字叫「Kevin」,他的性感炮友還有一個跟名牌精品一樣的名字叫作「Gucci」,看來無論是通俗還是裝模作樣,鬼島居民就是這副鳥樣!

 

◎台灣導演的話總是特別多,這也算是個特色吧!

 

這部電影展現另一個台灣特色,就是台灣導演話都特別多!通常如果是正常的情況,導演把片拍完以後,就堅守「作者已死」的原則,讓觀眾直接感受作品,不需要解釋太多,因為要講的話、要表達的意思,都已經放進電影裡了!頂多是偶爾受訪的時候講述一些創作理念,次數也不會太多,但是台灣導演不一樣,他們特別喜歡講理念,甚至也有導演會在臉書發表文章來解釋劇情,還有導演會跟影評人筆戰,誓死捍衛自己的作品,而本片導演更厲害,他直接化身旁白,從頭到尾都在幫你解釋劇情!

 

如果用正經一點的角度來看,這可能是一件很不及格的事情,因為如果導演還要講一大堆話才能讓觀眾理解劇情,就表示你的說故事能力有問題,但是本片的情況不一樣,他是故意設計成這個樣子,除了延續他的黑色幽默風格之外,也彷彿是以一個上帝(創作者)的角度,用一種帶點嘲諷的方式,看待劇情裡的芸芸眾生,這也在某些程度上呼應了本片用民俗宗教來穿針引線的意圖。

 

◎「有所求」的信仰,只會讓你更空虛

 

《大佛普拉斯》完全反映出台灣人愛拜拜的迷信心態,說到台灣民俗宗教發展,只能用出神入化來形容,一大堆神奇的「師父」紛紛竄出頭,而且什麼都可以拿來拜,片中那句「蔣中正可以當神來拜,連豬八戒都有人拜」的台詞,講出台灣人在本質上的迷信,以及威權崇拜,生活越沒希望,就越喜歡找神來拜,於是沒錢的人希望有錢,有錢的人希望更有錢,但是這種「有所求」的信仰,換來的只是更多的茫然,就像是片中主角遇到困難,去尋求乩童協助,結果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好好作人」之類的廢話,有說等於沒說!

 

◎找不到出口的人生,要如何才能得到救贖?

 

除了宗教的迷信之外,宗教的偽善也在片中不斷被強調,像是林美秀客串演出的師姐,滿口「阿彌陀佛」,其實每句話都不懷好意,而那座金碧輝煌、法相莊嚴的大佛,裡面不但是空心的,而且還被塞進一具屍體,根本就是反映出這座鬼島的現況,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最有趣的是最後那具屍體似乎沒死,還從大佛裡面拼命敲打,一大堆唸經的人愣在那裡,全都無能為力,其實那個在裡面拼命敲打的人,就是住在這個環境裡面的你和我,我們被環境傷得很重,又困在那裡出不來,但是求神拜佛也幫不了你,於是你只能繼續困在黑暗中,面對這一片虛無,以為拼命掙扎就能得救,這就是我們這群小人物的真實處境啊!

 


*陳竹昇(右)飾演撿破爛的男人,莊益增飾演警衛。

 


*戴立忍飾演的佛像製造者,私底下是個大色狼。

 


*張菲的兒子張少懷飾演流浪漢,只有一句台詞。

 


*中間那位是納豆,他在片中叫土豆。

 


*豬頭皮(左)客串演出歌手,唱出有錢人的荒淫生活。

 


*台灣人愛拜拜,可是越拜越空虛。

 


*佛像裡面藏屍體,諷刺這個表裡不一的荒謬社會!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