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煉獄】:另類「美食電影」,挑戰尺度極限

 

 

很多大人禁止小孩觀看的電影不但沒有對小孩產生不良影響,反而成為很重要的啟蒙,我小時候看到雷利史考特執導的《異形》(Alien)之後,從此對電影產生熱愛,而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一個人也跟我一樣叛逆,他在8歲那年不理會分級制度,看了《異形》之後就立志拍片,拿起超8攝影機開始到處拍,在他進入紐約大學電影系之前,就累積了50部影片資歷,後來也從一個電影粉絲成為一個電影導演,專門挑戰尺度極限,他叫艾利羅斯,就是《食人煉獄》的導演。

 

 

艾利羅斯在某些程度上來說,就跟名導演昆汀塔倫提諾一樣,受到早期很多B級片的影響,把電影界的「垃圾食物」轉化成養分,將血肉模糊的殘酷暴力以及肉體和屍體的邪惡趣味放進電影裡面,成為一種獨特的視覺衝擊,但是昆汀塔倫提諾或多或少還帶著一點文青味道,艾利羅斯則是百分之百的B級片風格,成為近期「虐殺電影」很重要的導演之一,《食人煉獄》(The Green Inferno)深入蠻荒地帶,一窺食人族秘辛,前半段像是行腳節目,後半段當場變成「美食節目」,許多人肉「食材」的處理方式都令人嘆為觀止!

 

回顧艾利羅斯的電影歷程,可以說是血流成河,從初期的《血肉森林》(Cabin Fever)到讓他成名的《恐怖旅舍》(Hostel),再到現在的《食人煉獄》,這個導演的殘暴畫面已經沒有極限,但最大的「天敵」依然是電檢尺度,當年《恐怖旅舍》第二集因為台灣電檢問題而無法通過審查,讓不少影迷又憤怒又遺憾,如今的《食人煉獄》終於戰勝電檢制度,大規模的「正常上映」,確實讓驚悚片迷感到振奮。有人說這部電影看完會沒有食慾,但我看完之後竟然跑去夜市吃大吃大喝,只能說看完這部「美食電影」胃口變超好的啊!

 

在80年代的《食人族大屠殺》(Cannibal Holocaust )等片之後,影壇已經很少出現食人族電影,如今艾利羅斯這個最殘暴的導演透過《食人煉獄》把這個冷門素材重新炒熱,在血腥程度方面當然也沒讓我們失望,片中大量的人體支解、穿刺、生吞活剝、挖眼睛、割舌頭,加上人肉燒烤畫面一再的出現,心臟不夠強的觀眾或許看到一半就會舉白旗投降,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承受這麼大的衝擊,但是跟他之前的幾部作品比起來,這已經是他最「收斂」的一部電影了!(他很收斂都已經是這樣了,那你就可以想像他如果不收斂會是什麼樣子)!

 

這除了是一個滿足獵奇心態的恐怖故事之外,也充滿諷刺意圖,描述學運團體跑到亞馬遜河流域,去保護當地原住民的生存權,避免被貪婪建商奪取資源,本來以為行動非常成功,沒想到卻在回程時意外墜機,掉進食人族大本營,他們所捍衛的「原住民生存權益」到最後居然成為他們自己最大的危機,實在是有夠諷刺,更諷刺的是這些空有理想的學術精英,總是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他族文化,卻不知道爾虞我詐、充滿算計的「文明世界」並沒有比野蠻民族好到哪裡去,無論是原始森林還是都市叢林,原本都是「人吃人的世界」,只是形式不同而已。

 

 


*墜機沒摔死,結果卻是災難的開始。

 


*落入食人族大本營,等著被生吞活剝!

 


*食人族頭號殺手,負責宰殺工作,下刀不留情。

 


*他不是傑克船長,他是食人族酋長。

 


*活人「食材」端上桌,你喜歡燒烤還是生吃?

 


*慘無人道的生存煎熬,活著比死還痛苦!

 


*「人吃人的世界」,你我都身在其中。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