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情繫前世今生

 

如果你看膩了成龍的那套大男人主義,硬碰硬的鄉愿精神,或者不爽他那套打了20年還在打的功夫雜耍,甚至因為他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而對他感冒,甚至因為他的一句話,引發無聊的政治聯想都無所謂,哪怕是看了《神話》(The Myth)還不能讓你改觀,也沒關係,即使對成龍有成見的人不少,但平心而論,《神話》的製作水準確實不差,成績已經幾乎和好萊塢工業技術並駕齊驅!這是一部「成龍電影」,但不見得是一部以成龍為唯一賣點的電影。

 

成龍的精神在本片當中沒有消失,他還是很大男人,還是以肉身去挑戰艱險,還是一樣保護中國文物、發揚中國精神,不同的是,成龍不再只是武打明星,他的戲路寬了、眼界寬了、格局也寬了,重點是他這次幾乎放棄美國市場(又是中國歷史,又是「前世今生」,外國人看得懂才怪)!換句話說,這是為中國人而拍的電影,也是拍給中國人看的電影,更是他近年來拍了一堆迎合美國市場的電影之後,終於回歸「中國精神」的一部作品,已經不只是一部純粹的成龍式武打片,電影本身的技術成就與企圖心,是最值得一看的地方。

 

《神話》裡的成龍,分別飾演兩個角色,有趣的是,這兩個角色,一個在兩千年前,一個在兩千年後。話說成龍這個秦朝大將軍,奉命保護秦王迎娶的異國公主(韓國美女金喜善飾演),不料途中遭人劫持,一陣兵荒馬亂之際,成龍與公主一起墜下萬丈深淵,時空跳躍至兩千年後的現代,考古學家成龍從夢中醒來,夢中公主的影像,在他腦海裡縈繞不去。

 

他因緣際會的前去探訪一座神秘聖殿,那裡有具石棺,可以漂浮在半空中,原來是一種神秘的物質,能夠讓所有東西都處於無重力狀態,為解開夢境之謎,追查神秘古物的原由,成龍從中國的酈山大瀑布一躍而下,前進傳說中的「漂浮天宮」,再一次看見那個令他魂牽夢縈的美麗身影,前世今生的謎底,也將逐步揭開!

 

從我以上的約略解說,你就不難看出這部電影的格局有多大,不但橫跨古今,而且虛實交替,尤其是最後進入天宮,處於「無重力狀態」的那幾場打鬥,幾乎是以往成龍式的電影不曾有過的構想,大將軍奮勇殺敵,一個人腳踩著成千上百具叛軍屍體繼續奮戰,以一檔百的氣勢,也很可觀。

 

當然,成龍式幽默也不可免俗,他一向善於運用身邊的地形地物,延伸出特技或搞笑僑段,像是古裝部分的騎馬踢人,甚至兩個人騎著馬踢來踢去的打鬥畫面,就相當難得一見,成龍與印度美女被敵人追逐至粘鼠板工廠,一邊打鬥,一邊粘來粘去的畫面,把成龍式的幽默特技再度展現,同一套東西已經看他耍了20年,可是放眼當今影壇,仍然只有他獨一無二,連好萊塢動作片都拿他來當樣板,所以中國人不必妄自菲薄,我們當然有自己的優勢,只是如何運用這種優勢,單看有沒有更好的創意來將這種精神延續下去。

 

印象最深的一幕,是那匹叫做「黑風」的駿馬,在遭受一箭穿心,倒地吐血之際,成龍哀淒的為牠闔上雙眼,說了一句:「黑風,你已經盡忠了」,看到這匹身受重傷的馬兒嚥下最後一口氣,情緒裡也有些許的動容。所謂「情義」,不見得只存在於人和人之間,即使是人和動物,仍然有患難與共的真情。

 

成龍近來的亞洲片,以寫「情」居多,《神話》裡除了愛情,還有愛國之情、信念之情,不再只有打鬥,而是拼了命的去保護最重要的東西!也許是保家衛國,也許是奪回中國文物,也許是為保護所愛的人而廝殺,以「情」為主的劇情銜接,讓「打鬥」有了意義。像是金喜善飾演的秦朝公主,為了等成龍這個大將軍回來,在「漂浮天宮」癡癡盼望,一等就是兩千年,這樣的「情」,很淒美,也很可貴,只不過成龍這樣的「大男人」演愛情戲,仍然少了那麼一點溫柔,導致最後那場分離場面的感人氣氛不如預期,但英雄適時展露柔情,其實是不錯的改變和嘗試。

 

不少優秀的亞洲電影人,即使真的如願「打進好萊塢」,但永遠發展不出個人特色,李連杰在演了幾部「為了打而打」,毫無靈魂的作品之後,為了有所作為,只得戴著狗項圈演戲,在華人地區引發「辱華」爭議,可謂得不償失!成龍在好萊塢被定型為喜劇演員,除了搭配美國二線明星打打鬧鬧之外,看不到任何突破,委曲求全拍了幾部爛片之後,他也似乎有所頓悟,與其拿最好的經驗和熱情去好萊塢演二流電影,還不如把好萊塢最好的技術學過來,回到亞洲去造就更好的電影!《神話》就是這樣的想法之下完成的作品,用好萊塢的經營模式,打造中國人的電影,就連導演唐季禮,也是從好萊塢「回流」至亞洲的電影人。

 

「從好萊塢學得運作方式,然後拿回亞洲加以運用」,這對成龍而言已不是第一次,甚至可以說,他從「進軍好萊塢」以後,就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情。《特務迷城》(The Accidental Spy)最後那場「油罐車追逐戰」,就是取法好萊塢《捍衛戰警》(Speed)之類的電影,但那時候只是「拷貝」,還沒有融會貫通,目的只是證明「好萊塢能,我們也能」,但到了《新警察故事》(New Police Story)這部成龍重回亞洲的真正代表作當中,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個好萊塢式的動作片劇本,如何和成龍的港式武打產生碰撞,激盪出豐富的層次!

 

而這次的《神話》,可以說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最好證明,將「法櫃奇兵」式的冒險奪寶類型,加上中國式的武俠精神,發展出這個融合科幻、武俠、戰爭、穿梭時空,又充滿浪漫奇情的創意作品,雖然還是有很多地方不盡完美,但「瑕不掩瑜」,也可以看出他在西方影壇琢磨過後,更多元化的娛樂觸覺,比早期的成龍電影,增添了更多的宏觀視野,整體成績雖不能說是完美,但至少這樣的創作方向,對亞洲電影來說,是有價值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