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變態新經典

 

 

馬來魔影評:《失眠》(The Sleep Curse)

◎【一言以蔽之】:歎為觀止的殘殺畫面,驚悚片迷必看!

 

 

黃秋生在90年代以刑案電影《人肉叉燒包》紅遍港台,還得到香港金像獎影帝,其後的《伊波拉病毒》雖然在台灣禁演,但是透過海外版DVD以及網路傳播,也成為驚悚片迷眼中的地下經典,事隔多年,黃秋生與當年的導演邱禮濤再度搭檔,演出全新變態殘殺力作《失眠》,挑戰驚悚血腥極限,小時候曾經看過他們的作品而「心靈受創」的影迷,如今即將再度享受新一波的暴力血腥衝擊,只要你心臟夠強大,歡迎自備嘔吐袋,一起享受這場血肉橫飛的獵奇盛宴!

 

◎結合恐怖驚悚元素之大成

 

本片故事曲折離奇,有靈異,有懸疑,也有類似《奪魂鋸》(Saw)的殘殺與分屍畫面,幾乎你想得到、想不到的恐怖驚悚元素都可以在裡面看得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幕,是割老二的特寫鏡頭(割完以後還塞在受害者嘴裡),甚至還有一幕是女主角長期失眠,神志不清,開始自己吃自己,而喪心病狂的黃秋生也跟著一起吃女主角的肉,那個「腸子流滿地,但依然在啃食自己」的畫面實在太震撼,推薦給邪惡電影愛好者,一邊看電影一邊吃滷味,風味更佳,至於很容易就受到創傷的「玻璃心」影迷,除非你想作惡夢,否則不要輕易嘗試!

 

◎導演技法和演員的詮釋,都比以前更上層樓

 

演員方面,黃秋生分別扮演父子二人,父親活在日據時期,被迫為日本人做事,兒子是大學教授,活在90年代,研究失眠症狀,父子兩人命運互有關連,可以看到黃秋生再度展現精湛演技,而女主角衛詩雅分別飾演日據時代的孿生姊妹,姊姊被迫成為慰安婦,最後含恨而死,化為厲鬼,而這個厲鬼還必須橫跨兩個時代,貫徹她的詛咒,這麼「離奇」的角色也真是充滿挑戰性!

 

導演邱禮濤加上「變態影帝」黃秋生,是恐怖血腥電影的金字招牌,睽違多年再度端出的恐怖奇幻大作《失眠》,和以前的社會刑案路線或者剝削路線大不相同,這次的劇情更細膩,更有故事性,拍攝手法也相當精緻,還牽扯到醫學理論,幾場解剖分屍畫面的特寫鏡頭拍得更有寫實感,其實已經比較像是影展電影的路線,和以前的B級片是有層次上的差別,也可以看出進步。

 

◎劇本結構嚴謹,不是只有賣弄血腥而已

 

劇情描述黃秋生扮演的教授,試圖研究出讓人類不需要睡眠的方法,因而展開邪惡實驗,同時不但常常看到鬼,又有長期失眠的人找他進行治療,尋找失眠的原因,這一連串看似不相干的事件都要回溯到日據時代,還牽扯到慰安婦在當時受到日軍摧殘的悲傷經歷,而上一輩種下的惡因,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報應在下一代身上,當整個前因後果全部串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可以知道這個劇本相當不簡單,不但藉著靈異殘殺故事撥開歷史傷口,也呈現出因果輪迴的警世意味。

 

◎「一刀不剪」不是恩惠,而是先進國家的基本素養

 

其實無論是台灣還是香港,能看到像《失眠》這樣的電影,是觀眾之福,因為有很多國家不是無法上映,就是被剪得亂七八糟,其實這種大尺度的電影是對整個時代的機會教育,讓我們看到電影有無限可能,而且不應該為了害怕被打壓而影響創作初衷,我期待看到更多創作者挑戰極限,因為電影的創作本身就不應該有極限!

 

據說本片在香港送審時,為了通過審核,導演邱禮濤只好微微調整血腥場面,一共修剪了5秒左右的畫面,而這個版本到台灣也通過審查,可以完整上映,有人認為應該感謝電檢尺度手下留情,但我絕對不會認同這種「奴性深重」的說法,因為在先進的國家或地區裡面,讓作品完整呈現,是對言論自由與創作自由的尊重,也是很基本的素養,我甚至認為電影不應該有審查,因為政府沒有資格和權力去干涉任何人作任何形式的表達,如果八大藝術裡面只有電影需要被審查,那就是對電影的歧視,這種歧視與偏見,需要隨著時間而破除!

 


*黃秋生飾演大學教授,想要研究出讓人類不需要睡眠的方法。

 


*衛詩雅扮演日據時代的孿生姊妹,戲份吃重。

 


*衛詩雅在片中成為慰安婦,慘遭凌虐,最後化為厲鬼。

 


*吳俐璇找黃秋生治療失眠症狀,卻成為實驗品而精神崩潰。

 


*林家棟(右)飾演漢奸,船木一輝飾演日本軍官。

 


*慰安婦慘遭強暴凌辱的戲碼,剝開歷史傷口。

 


*血肉橫飛的恐怖畫面,挑戰影迷的忍受程度。

 


*黃秋生再度拿起菜刀,重現《人肉叉燒包》經典畫面。

 


*切老二的畫面直接拍特寫,保證你看完以後不敢割包皮!

 


*驚悚畫面無極限,只有先進國家才能看到完整版。

 


*不只是賣弄暴力,而是呈現因果輪迴的警世意圖。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