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超乎想像的奇片,令人嘆為觀止

The Wailing-01

 

我對韓國文化並不熱衷,他們的偶像對我來說都長得差不多,他們的韓劇對我來說就是二十年前的台灣八點檔,只是他們就有本事把一些不算新鮮的東西包裝得很豪華,所以我從一開始的排斥,到時勢所趨的不得不涉獵,才發現韓國影視產業之所以厲害,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他們很擅於學習外來文化,並且內化成自己的養分,包裝得有聲有色,韓國電影《哭聲》根本就是香港早期的《茅山鬥降頭》,或者一系列的道士電影,然後還加上西方的《大法師》和《陰屍路》,這麼奇怪的多種類型文化元素大鍋炒,出來的結果竟然超好看,你能不佩服他嗎?

 

善於堆砌驚悚氣氛的韓國導演羅泓軫(又譯為羅宏鎮),以2008年的《追擊者》和2010年的《黃海追緝》確認他寫實黑暗的電影風格,《哭聲》是他的第三部電影,維持他一貫的殘忍血腥,而且他的電影還有一個特色,就是有夠長,《哭聲》長達兩小時37分鐘,但是毫無冷場,村子裡面怪病肆虐、殺人案頻傳,一開始是警察辦案,後來又從懸疑推理轉向靈異鬼魅氛圍,讓整部電影變得曲折離奇、匪夷所思,觀眾一邊要承受大量的驚悚畫面,一邊要將劇情理出頭緒,整個觀影過程會變成感官與頭腦的雙重衝擊,考驗你的專注力和承受力。

 

《哭聲》的戲劇元素非常豐富,有巫師大鬥法,有猛鬼附身,有邪靈鬼怪、鄉野奇譚、殭屍復活,以及連環殺人事件,幾乎把你想得到的驚悚元素全部放進去,但是條裡分明,又能維持住品質,也許每個人對於暴力噁心畫面的接受度不一樣,我也很難斷定你看了會不會不舒服,但是整體看起來並不低俗,導演對於類型片的掌握可以說是收放自如,又同時能有藝術質感,成就出一部可以上得了國際影展,也能在戲院裡面讓大家感受到娛樂效果的電影。

 

本片真正的「超展開」之處,在於結局。越到後半段,越是容易墜入五里霧中,甚至到看完之後還會回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導演丟出一個「開放式結局」的至高境界,好像什麼都說了,又好像什麼都沒說,好像可以那樣解釋,可是又好像有什麼地方怪怪的,但那種想不通的感覺反而會讓你去回憶他,甚至會讓你想再看一次,所以可以想見的是一定有人會二刷、三刷,想要搞清楚這超乎想像的奇片究竟有多麼令人嘆為觀止,「後座力」如此驚人的電影,真的不多見。

 

網路上一定有很多人試圖解釋結局,但我反而認為對於劇情的解釋或說明可以越少越好,就連導演本身也都沒有把話說死,而且既然是靈異電影,就可以有神秘元素,但不必完全依附邏輯,眼見不一定為憑,所以你要怎麼解釋都可以。導演運用一種極度迂迴的電影語言,讓觀眾一步步落入他的陷阱,當你以為看清一切的時候,他回頭再丟給你一顆震撼彈,先讓你懷抱希望,又讓你徹底絕望,然後再用一種犀利而極端的角度,狠狠嘲笑人性裡面的自以為是!

 

《哭聲》的背景設定在南韓的「谷城」小鎮上,但也許不想被當地居民抗議,所以將故事背景加以模糊化,把片名改為跟「谷城」同樣發音的「哭聲」,形成一語雙關的味道,而整部電影的情節確實也有很多一語雙關之處,誰是人,誰是神,誰是魔,都是話中有話、真偽難辨,也暗喻著人心的盲目,開頭引用「路加福音」第24章第37-39節,關於耶穌復活的章節,加深不少宗教哲學的味道,甚至讓無神論者下場悲慘,讓無知的人看不見真相,因為人實在太渺小,太有限,太愚昧,所以才會常常選錯邊、走錯路,也就是因為意志力薄弱,才讓魔鬼有機可乘。

 

The Wailing-02
*郭度沅飾演的警察,被捲入邪魔殺人事件。

 

The Wailing-03
*黃正民飾演韓國薩滿教的巫師,在片中展開驅魔儀式。

 

The Wailing-04
*千玗嬉飾演神祕正妹,是人?是鬼?還是守護天使?

 

The Wailing-05
*國村隼飾演神秘的日本人,是不是讓村民中邪的兇手?

 

The Wailing-06
*可愛的小女兒慘遭邪魔附身,警察爸爸落入崩潰邊緣!

 

The Wailing-07
*你以為你看清一切,結果卻讓你匪夷所思。

 

The Wailing-08
*關鍵時刻不要作出錯誤選擇,小心引鬼上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