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最大的恐怖,很可能是來自你自己

 

 

馬來魔影評:《我們》(Us)

◎【一言以蔽之】:驚悚鬼才導演全新傑作,適合有想像力,願意去思考的觀眾

 

 

黑人鬼才喬登皮爾自製自編自導的《逃出絕命鎮》(Get Out),透過驚悚電影探討種族議題,也讓這個初試啼聲的創作者打破奧斯卡「文藝片獨大」的慣例,以驚悚電影入圍最佳影片、導演等多項大獎,更贏得最佳原創劇本的殊榮,如今乘勝追擊的第二部作品《我們》(Us),擁有一個更豐富,也更匪夷所思的故事,並且加重驚悚格局,融合奇幻、懸疑、復古元素,以及前衛藝術形式,再度展現這名導演的才華洋溢、揮灑自如,以及對於驚悚電影文化的研究成果,不止嚇人技巧卓越,也呈現出值得探討的哲學意義,或者社會意義。

 

◎題材本身不是最特別,但是表現手法相當精彩

 

《我們》的故事,描述一個黑人家庭,一家四口到郊區的小屋與海灘度假,卻必須在一夜之間挺身對抗一群難以解釋的敵人,也就是他們自己的分身!這種「自己被自己追殺」的故事,乍看之下相當特別,但其實早就有許多先例。

 

日本恐怖漫畫家伊藤潤二,將「自己追殺自己」的故事,解讀成「異次元當中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你,而這個你,可能是殺人狂魔」,類似的概念在2001年,李連杰的好萊塢電影《救世主》(The One)當中也可以看到,故事描述反派李連杰為了獲取力量,所以穿越不同空間,去追殺不同時空的李連杰,演變成「李連杰打李連杰」的故事,如今的《我們》在概念上與其他同類型作品類似,差別在於造成這個事情的原因,絕對不是「異次元」這種老梗,而是一個更離奇,更想像不到的原因,導演的表現手法也是可圈可點!

 

◎導演善用「兩大驚嚇魔法」,造創更大的驚悚張力

 

這個熟悉驚悚片經營模式的導演,掌握了兩大驚悚魔法,一是「聲音的運用」,二是「未知的因素」,都讓整部電影變得更有層次。

 

在「聲音的運用」方面,恐怖分身使用壓抑的嗓音說話,以及拿著剪刀攻擊人的時候,那種鋒利尖銳的碰撞聲、詭異的口哨聲,各種音效的運用,都在正確的時間點,製造精準的驚嚇感,配樂更是畫龍點睛,許多純真的聲音唱出的童謠,配上詭異畫面,更令人毛骨悚然,而在「未知的因素」方面,片中對於事件發生的原因,故意不說得太清楚,主角逃出小屋之後,還有更詭異的事件等著他們,這種「不知道具體原因,又很難確定要怎麼解決」的事情,會讓你發自內心的不安,所以「未知」才是真正的恐怖!

 

◎大量運用「衝突元素」,以及適當的暴力元素,製造超乎想像的大格局

 

導演最有創意的手法,是在恐怖的情境底下製造喜劇效果,但恐怖和喜劇是兩個完全衝突的元素,運用得不好,會讓觀眾無所適從,但本片的笑點可以將恐怖黑暗的氣氛作出緩衝,但是笑完之後繼續感受恐怖,也完全沒有違和感。

 

這樣的驚悚片,是利用美國郊外的住宅區,地方空曠,鄰居都隔很遠,對外也幾乎與世隔絕,就算出事也求助無門的特性,來製造恐怖感,但是上次的《逃出絕命鎮》讓主角太容易逃脫,該有的血腥畫面也過於陽春,但這次的《我們》雖然同樣著重於心理驚悚層次,卻把《逃出絕命鎮》想做卻沒有做到的事情完全做出來,他適度的放進血腥場面,甚至讓兒童參與或目睹血腥場面,來演出現實的無法逃避,但血腥場面不至於過火,故事格局也出乎意料的龐大。

 

◎許多對白和細節都前呼後應,驚悚片文化愛好者會更有共鳴

 

本片雖然還是以黑人為主角,也嘲笑白人文化過度「假掰」,但沒有太多的種族議題探討,反而放進大量的黑人文化,包括黑人家庭關係、黑人音樂,以及黑人的生活方式,成為另一種趣味。

 

導演將故事重心脫離種族議題,反而變成驚悚電影歷史回顧,從開頭的80年代(驚悚電影最活躍的年代),到後來作出很像史蒂芬金的懸疑氣息,以及奈沙馬蘭式的意外結局,甚至把政府的陰謀論、「分身靈」的都市傳說、殺人魔的恐怖公式,以及類似喪屍電影的世界性災難,全部融為一爐,整個劇情結構堪稱「驚悚電影近代史」,加上許多對白都和之後的故事有所呼應,劇本結構紮實,深具巧思,喜歡探索細節的觀眾,或者驚悚片愛好者,都會有更大的共鳴。

 

◎驚嚇之外,呈現宗教、哲學與社會論述,讓故事更有深度

 

本片不斷提到舊約聖經「耶利米書」的第11章11節,電影裡面沒有引述經文,但該篇經文如下:「所以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是他們不能逃脫的。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這段經文的意思,是人們遇到災難時,向上帝哀求,上帝不是真的不理會,只是上帝的一切安排都是有原因的。但人類很難理解上帝安排,只會覺得為什麼災難發生的時候,上帝永遠都是旁觀者,而既然災難無可避免,人類為了保命,只能自己克服困難、解決問題。

 

很多人看待世界的方式,是害怕外人,因此封閉內心,造就出莫名的恐懼,這個劇情其實是諷刺美國人害怕外來的事物,包括對外來移民的敵視,但本片告訴你「最大的恐怖,不是來自外來的事物,反而很可能是來自你自己」,很多的恐怖,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所以劇中人在打敗邪惡分身的同時,似乎也是戰勝自己的心魔,人要勇敢的面對你自己,才能不再恐懼。

 

 


*一家人外出度假,卻遇上超乎想像的怪事!

 


*黑暗的郊區,站著詭異人影,成為恐怖開端。

 


*闖進家裡要殺你的人,竟然跟你長得一模一樣…

 


*恐怖之中呈現幽默,讓小孩參與血腥畫面,表現手法很有創意。

 


*金色剪刀,成為最可怕的凶器。

 


*各種驚悚電影元素全部融為一爐,導演根本是驚悚片達人!

 


*戰勝自己,才能不再恐懼…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